音樂榜單層出不窮,但打榜真的只是枯燥的數據遊戲嗎?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的音樂市場正處於“唱片時代”, 崔健 、竇唯、朴樹等一批當紅歌手都是在一張張實體唱片中被大眾熟知。當中國進入互聯網時期,隨着流媒體的快速發展,人們的消費模式更迭,實體音樂遭遇了寒冬,與線上音樂一度處於此長彼消的僵持狀態。但隨着近幾年粉絲經濟的崛起,線上付費意識逐漸養成,音樂市場開始回暖到了一個新階段,那就是以用户為核心的“流量時代”。

“流量時代”, 青年人已成為音樂消費主力軍?

當中國音樂進入“流量時代”,90後的年輕人佔據音樂消費市場的半壁 江山 。 根據艾漫數據《2018年中國數字音樂消費研究報告》,2017年購買音樂會員和購買數字專輯或單曲的用户達到27.2%和14.2%,數字音樂付費習慣已基本養成,其中19—30歲之間的付費意識在最前列,説明年輕用户的音樂消費潛力強勁。

從事音樂消費行為的主要年輕羣體,與飯圈粉絲有着很高的重疊度,粉絲打榜已經成為了當下音樂作品傳播的重要途徑。但是觀察下這幾年新興的音樂榜單,都在試圖打粉絲經濟牌, 但是很少有榜單能真正留住粉絲熱情的持續性,究其原因是榜單的影響力不夠,不能夠真正為歌手的音樂作品,提供一個覆蓋維度廣、傳播效力大的曝光平台。

就像如今在樂壇已經炙手可熱的 華晨 宇和TFBOYS,在他們的出道初期,其代表作《異類》、《煙火裏的塵埃》、《寵愛》、《青春修煉手冊》能被大眾快速熟知,除了本身作品優質外,也離不開微博平台上粉絲的助推。

亞洲新歌榜 為何會成為粉絲第一榜單?

全世界最具影響力的音樂榜單當之無愧是美國的Billboard,它代表了全球最潮流音樂的風向標,但是像其中也不乏打榜行為,像此前Drake和KanyeWest的專輯就是通過流媒體上持續參與打榜而衝到了HOT前100名。實體音樂根基紮實的美國尚且被流媒體影響,而在粉絲文化更加深厚的亞洲,國情不同導致中國更加需要真正能體現年輕人音樂喜好的榜單。

在2018年的亞洲新歌榜年度盛典上, 張傑 、周筆暢分獲最佳男女歌手獎,最佳音樂人被毛不易摘取,最具人氣組合和最受歡迎團體分別為樂華七子、火箭少女101。 音樂人作品的成功,離不開粉絲一年內不間斷的打榜、轉發和播放,而這種持續性的“用愛發電”,在某種程度上也代表了年輕羣體在音樂市場的喜好趨勢。 事實證明這些名單中的一部分,作為當時樂壇的生力軍,在亞洲新歌榜的助推後如今已經成長為了華語樂壇的中堅力量。

為何以微博為傳播平台的亞洲新歌榜,擁有如此高維度的傳播效果?首先是因為 微博平台的娛樂互動性,作為國內最大的社交平台,微博在明星、音樂、粉絲之間形成了良好的溝通渠道, 微博平台也成為了音樂人最為重要的音樂宣發平台之一。例如李宇春為了推廣新歌迴歸微博發佈《一趟》,72小時互動量達到326萬,MV播放量達到了4093萬;SHE單曲《十七》MV發佈後,經過明星好友、眾多KOL轉發傳播,播放量達到4088萬。

粉絲與明星的雙重助力,不管是傳統的歌手還是新生代的歌手,都可以通過微博平台宣傳音樂作品、並與粉絲產生互動,進而打造社交形象、積累社交資產和傳播社交價值。而微博音樂所構建的成熟傳播鏈條,也在後續運營強勢資源助力歌手,真正的將粉絲的能量發揮到極致。

打破舊榜單模式, “社交型”重新定義榜單

從前段時間各種粉絲屠榜的事件就可以看出,粉絲的力量雖然對於音樂傳播的影響力很大,但是如何做到有效傳播,而不再是粉絲單純的分享轉發,通過全新的算法,打破過去舊的打榜模式, 做一個吸引年輕人、好玩、打破傳統的“特色”榜單,是當下各平台方所面對的難題。

社會影響力是基於有效傳播的基礎上的,短視頻作為當下最熱門的傳播介質,BGM中的音樂轉化率也大大提升。圍繞“短視頻”+“互動應援”的核心機制,亞洲新歌榜在舊的基礎上進行了改版,首先體現在計分規則上,之前亞洲新歌榜的計分規則上,更加側重刷試聽、刷轉發,改版之後, 從上榜原則、排名規則、計分的三個維度(播放量、社會影響力、互動應援值)進行考量,算法更側重社會影響力和互動應援值。

首先,此次改版提高了用户發佈原創音樂微博和使用微博故事的權重,也就是在側面鼓勵用户也就是粉絲,在微博這種社交平台,基於音樂內容本身分享音樂和二度創作,而不是之前單純的轉發分享歌曲這種簡單行為。

其次就是在營銷升級和模式升級上,像耳帝一些音樂自媒體大V的一篇樂評帶動,能形成的傳播效果其實遠勝於傳統媒體。和其他音樂平台相比,微博在音樂KOL的優勢較強,不僅入駐的數量更多且垂直度更高,樂評人/KOL們各有風格喜好, 通過頭部用户去帶動這些音樂, 既滿足音樂作品的打榜需求,同時這些樂評人的專業解讀也為作品增加傳播價值,給優質音樂與優秀歌手的聲量突圍提供可能。

同時,微博平台”所擁有的音樂宣發資源,可以通過自有藍V官微矩陣以及微博平台上的音樂大V助力傳播、並聯合騰訊音樂、音悦台、咪咕音樂、愛奇藝、billboard等音樂平台聯合推廣新歌、通過“超級打歌月”等話題製造熱度,為新歌打call,充分發揮微博作為第一互動平台新歌宣發的影響力。

在當下流媒體稱霸的時代,對於流行音樂的定義早已發生改變,亞洲新歌榜從初始到如今的不斷進化,背後是對年輕人音樂喜好與音樂潮流的尊重,對惡意打榜行為的抵制,對優秀音樂作品的尊重和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