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榜单层出不穷,但打榜真的只是枯燥的数据游戏吗?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的音乐市场正处于“唱片时代”, 崔健 、窦唯、朴树等一批当红歌手都是在一张张实体唱片中被大众熟知。当中国进入互联网时期,随着流媒体的快速发展,人们的消费模式更迭,实体音乐遭遇了寒冬,与线上音乐一度处于此长彼消的僵持状态。但随着近几年粉丝经济的崛起,线上付费意识逐渐养成,音乐市场开始回暖到了一个新阶段,那就是以用户为核心的“流量时代”。

“流量时代”, 青年人已成为音乐消费主力军?

当中国音乐进入“流量时代”,90后的年轻人占据音乐消费市场的半壁 江山 。 根据艾漫数据《2018年中国数字音乐消费研究报告》,2017年购买音乐会员和购买数字专辑或单曲的用户达到27.2%和14.2%,数字音乐付费习惯已基本养成,其中19—30岁之间的付费意识在最前列,说明年轻用户的音乐消费潜力强劲。

从事音乐消费行为的主要年轻群体,与饭圈粉丝有着很高的重叠度,粉丝打榜已经成为了当下音乐作品传播的重要途径。但是观察下这几年新兴的音乐榜单,都在试图打粉丝经济牌, 但是很少有榜单能真正留住粉丝热情的持续性,究其原因是榜单的影响力不够,不能够真正为歌手的音乐作品,提供一个覆盖维度广、传播效力大的曝光平台。

就像如今在乐坛已经炙手可热的 华晨 宇和TFBOYS,在他们的出道初期,其代表作《异类》、《烟火里的尘埃》、《宠爱》、《青春修炼手册》能被大众快速熟知,除了本身作品优质外,也离不开微博平台上粉丝的助推。

亚洲新歌榜 为何会成为粉丝第一榜单?

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音乐榜单当之无愧是美国的Billboard,它代表了全球最潮流音乐的风向标,但是像其中也不乏打榜行为,像此前Drake和KanyeWest的专辑就是通过流媒体上持续参与打榜而冲到了HOT前100名。实体音乐根基扎实的美国尚且被流媒体影响,而在粉丝文化更加深厚的亚洲,国情不同导致中国更加需要真正能体现年轻人音乐喜好的榜单。

在2018年的亚洲新歌榜年度盛典上, 张杰 、周笔畅分获最佳男女歌手奖,最佳音乐人被毛不易摘取,最具人气组合和最受欢迎团体分别为乐华七子、火箭少女101。 音乐人作品的成功,离不开粉丝一年内不间断的打榜、转发和播放,而这种持续性的“用爱发电”,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年轻群体在音乐市场的喜好趋势。 事实证明这些名单中的一部分,作为当时乐坛的生力军,在亚洲新歌榜的助推后如今已经成长为了华语乐坛的中坚力量。

为何以微博为传播平台的亚洲新歌榜,拥有如此高维度的传播效果?首先是因为 微博平台的娱乐互动性,作为国内最大的社交平台,微博在明星、音乐、粉丝之间形成了良好的沟通渠道, 微博平台也成为了音乐人最为重要的音乐宣发平台之一。例如李宇春为了推广新歌回归微博发布《一趟》,72小时互动量达到326万,MV播放量达到了4093万;SHE单曲《十七》MV发布后,经过明星好友、众多KOL转发传播,播放量达到4088万。

粉丝与明星的双重助力,不管是传统的歌手还是新生代的歌手,都可以通过微博平台宣传音乐作品、并与粉丝产生互动,进而打造社交形象、积累社交资产和传播社交价值。而微博音乐所构建的成熟传播链条,也在后续运营强势资源助力歌手,真正的将粉丝的能量发挥到极致。

打破旧榜单模式, “社交型”重新定义榜单

从前段时间各种粉丝屠榜的事件就可以看出,粉丝的力量虽然对于音乐传播的影响力很大,但是如何做到有效传播,而不再是粉丝单纯的分享转发,通过全新的算法,打破过去旧的打榜模式, 做一个吸引年轻人、好玩、打破传统的“特色”榜单,是当下各平台方所面对的难题。

社会影响力是基于有效传播的基础上的,短视频作为当下最热门的传播介质,BGM中的音乐转化率也大大提升。围绕“短视频”+“互动应援”的核心机制,亚洲新歌榜在旧的基础上进行了改版,首先体现在计分规则上,之前亚洲新歌榜的计分规则上,更加侧重刷试听、刷转发,改版之后, 从上榜原则、排名规则、计分的三个维度(播放量、社会影响力、互动应援值)进行考量,算法更侧重社会影响力和互动应援值。

首先,此次改版提高了用户发布原创音乐微博和使用微博故事的权重,也就是在侧面鼓励用户也就是粉丝,在微博这种社交平台,基于音乐内容本身分享音乐和二度创作,而不是之前单纯的转发分享歌曲这种简单行为。

其次就是在营销升级和模式升级上,像耳帝一些音乐自媒体大V的一篇乐评带动,能形成的传播效果其实远胜于传统媒体。和其他音乐平台相比,微博在音乐KOL的优势较强,不仅入驻的数量更多且垂直度更高,乐评人/KOL们各有风格喜好, 通过头部用户去带动这些音乐, 既满足音乐作品的打榜需求,同时这些乐评人的专业解读也为作品增加传播价值,给优质音乐与优秀歌手的声量突围提供可能。

同时,微博平台”所拥有的音乐宣发资源,可以通过自有蓝V官微矩阵以及微博平台上的音乐大V助力传播、并联合腾讯音乐、音悦台、咪咕音乐、爱奇艺、billboard等音乐平台联合推广新歌、通过“超级打歌月”等话题制造热度,为新歌打call,充分发挥微博作为第一互动平台新歌宣发的影响力。

在当下流媒体称霸的时代,对于流行音乐的定义早已发生改变,亚洲新歌榜从初始到如今的不断进化,背后是对年轻人音乐喜好与音乐潮流的尊重,对恶意打榜行为的抵制,对优秀音乐作品的尊重和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