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寒冬來臨,影譜科技等AI獨角獸故事難講?

資本寒冬來臨,影譜科技等AI獨角獸故事難講?
資本寒冬來臨,影譜科技等AI獨角獸故事難講?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蛋撻科技

資本有一個重要的屬性,那就是“槓桿屬性”。當市場繁榮時,資本可以推動企業尤其是初創企業快速發展,而當市場蕭條時,資本往往成為了企業的負擔甚至是羈絆。原因就在於企業已經在人力、資源、投入等方方面面上足了馬力,但是資本卻不給油了。當下的資本市場,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按照這樣的推演邏輯,在互聯網行業中,此前最熱如今也最受波及的當屬AI領域。以可視化信息技術服務商影譜科技為例,客觀地説,其受資本的影響還是相對算少的。因為在今年8月份的時候,其剛融到一筆13.6億元的融資。只不過,資本之外,影譜科技也面臨着技術壁壘、商業化、想象空間等三大挑戰。

視頻AI壁壘並不太高,BAT開始紛紛加碼

毫無疑問,AI是互聯網行業裏,技術壁壘最高的領域之一。但是和泛AI領域中的自動駕駛、深度學習、機器翻譯、城市大腦、圖像搜索、高性能計算、以及雲計算、邊緣計算、大數據相比,視頻AI的門檻並不算太高。

影譜科技此前一直致力於智能影像生產的視頻AI技術開發,旗下有植入易和Vedio易兩款核心系列的產品,可以為內容製作商、播放平台、品牌廠商等提供相應的技術解決方案和商業服務。

雖然憑藉着先發優勢,影譜科技在三維重建、像素計算、細粒度分析、3D視覺等方面,有一定的優勢,但是坦白説,一是視頻AI的壁壘本身並不是太高,二是影譜科技同樣面臨着“當BAT進入時,怎麼辦”的老問題。

實際上,AI作為移動互聯網的下一幕,同時也是互聯網從2C向2B轉移的重要領域,BAT一直以來都投入了重兵,視頻AI自然也不例外。

先説阿里,去年底聲稱的對達摩院3年投入1000億,沒不是一時衝動,而是真金白銀的投入。具體到視頻AI領域,阿里如今在視頻審核、視頻DNA、視頻智能生產、視頻多模態內容理解、智能封面、智能視覺等諸多領域,都有相應的產品、技術和解決方案在支持。單單以視頻智能生產為例,阿里雲視頻智能生產技術遠比傳統的人工製作方式實施高效得多,速度甚至是後者的10倍以上,可以在比賽結束後3-5分鐘生成集錦視頻。

再説騰訊,在視頻AI領域,騰訊最出名的產品之一是騰訊明眸。騰訊明眸擁有極速高清、智能動效、智能編輯、智能字幕四大功能,可以通過對視頻場景的智能化判斷,進行選擇對相應視頻進行優化處理,最終給用户帶去更加高清、更加順暢、更加智能的觀看體驗。

接着説百度,在視頻AI方面,百度也有視頻內容分析、視頻封面選取、視頻比對檢索、

視頻內容審核等諸多方面的技術。而且不光是視頻AI,在整個AI領域,百度基本是國內發力最早,技術積累也是最為深厚的。

可以看出,在視頻AI領域,BAT都在發力其中。除了技術、資金、人才、資源等方面的優勢之外,BAT中阿里有優酷、土豆、鹿刻;騰訊與騰訊視頻、微視等眾多短視頻、小視頻;百度有愛奇藝、百度視頻、好看視頻等。這些平台視頻AI最好的釋放技術實力的場景,而場景和數據反過來又可以有效提升產品、技術和解決方案。相比於BAT,影譜科技在視頻平台和渠道方面,天然的擁有了一塊短板。

商業源頭受限,商業化之路挑戰不小

影譜科技把自身的業務聚焦於AI+大文娛產業,他們希望能能夠為視頻產業鏈從產製源頭至渠道播出各個鏈條提供技術服務產生增值收益。實際上,直白點説影譜科技主要的商業變現領域在於營銷和技術輸出,而即使是技術輸出也是基於營銷或者基於內容製作,而內容製作的底層商業模式,還是“廣告營銷”。

因此,一定以上,不同於電商的買賣差價、遊戲行業、純技術輸出、產品和應用售賣、會員服務、增值服務等互聯網營收方式,影譜科技主要的營收歸類在於互聯網最為傳統的領域——廣告營銷。

當然廣告營銷做得好的話,也可以成為龐大的公司,國外的Google、Facebook,國內的百度、阿里都是先例。只不過在當下的環境下,對於影譜科技來説,商業化之路會面臨方方面面的重重挑戰。

首先,是受整個經濟環境和經濟週期的影響。眾所周知,如今整個經濟都處於下行信道之中,各方面的壓力非常之大。大環境波及到企業面,企業最先的舉動除了人員調整之外,再就是砍營銷預算的。如此,對影譜科技這種試圖分“營銷蛋糕”的廠商來説,並不是一個好的信號。

其次,是國家對影視娛樂的監管空前加強。國家的這種監管,體現在了價值觀把控、公序良俗引導、正能量發揚、抵制惡俗、植入廣告監控、天價片酬、偷税漏税、數量管控等等各個方面。坦白説,國家的這種監管是非常及時也非常必要的,但是不可避免地,也客觀地降低了很多內容生產製作的數量和速度。這些也會直接間接減少影譜科技的商業化機會。

再次,很多視頻網站和視頻播放平台都是影譜科技的客户,但是如今他們自身的業務就挑戰重重。包括搜狐視頻、暴風影音、迅雷、樂視等等都是影譜科技的客户,但是,很明顯從大環境、到客户預算、再到內容生產,在視頻網站和播放平台上游不斷有挑戰的情況下,視頻網站和播放平台勢必會受到波及,而處於再下游的影譜科技的業務自然也會受到影響。

以這其中的上市公司迅雷為例,迅雷第三季度累計營收4530萬美元,同比僅僅增長了1.1%而且第三季度還淨虧損了1590萬美元。試想,這樣的業績現狀能夠在廣告營銷方面,分出去多少蛋糕。

市場太過窄眾,缺乏想象空間

對於影譜科技等AI獨角獸而言,創業最重要的是什麼?

對此,雷軍曾經表示過,類似阿里那樣,創業成功有三點非常重要:一是要有一個巨大的市場;二是要找一羣超級靠譜的人;三是相對於同行而言,要有一筆永遠也花不完的錢。

如果對比這三點的話,影譜科技可以説沒一點都還有很大的距離,才能達到雷軍口中的理想狀態。

第一,市場太窄。

AI是一個大行業,用很多人話説甚至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但是視覺AI就聚焦得多,而影譜科技又是視覺AI裏,主攻和節目製作、營銷有關領域的,因此範圍又要少很多。要知道即使是視覺AI這個領域,也分內容審核、視頻指紋、版權保護等安全類業務;視頻電商、視頻廣告、分類達標、視頻拆條、人臉識別、個性化推薦、視頻搜索、智能編輯、OCR/ASR、封面選圖等消費類業務;VR視頻、AR互動、遊戲互動等體驗類業務;以及智能監控、智能家居、智能駕駛、智能硬件等端上業務。由此可見,影譜科技的業務範圍還是有點窄。

第二,最尖端人才儲備不夠深厚。

和BAT的這研究院那研究院相比,以及為數眾多的業界大咖、頂尖人才相比,影譜科技在人才方面,顯然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而互聯網行業尤其是AI領域,又是比拼人才的領域。人才方面如果不佔優勢,那麼即使先發了,也會像長跑一樣,最終被耐力好的選手追上並且反超的。

第三,資金儲備不夠充裕。

雖然影譜科技曾經在D輪融資中融到13.6億元人民幣,隨後曜為資本又追加了2億元D輪融資,如果報道沒有出入的話,那麼就是15.6億元的融資了。這一數字對於影譜科技這樣的創業公司來説並不小,但是如果用AI行業的競爭角度看,這樣的至今儲備顯然是很小的。要知道,阿里光是達摩院3年就要投資1000億人民幣,而百度、騰訊每年花在研發、AI等方面的費用也是以百億為單位記。

雷軍説,錢對你看到的東西和你有勇氣去做有非常大的幫助,你有膽量去試一些東西。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資金不足的話,在很多方面可能就會束手束腳。

從IT到互聯網,從PC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從移動互聯網到AI,每一個時代變革之下,都會催生出很多創新、卓越的企業。影譜科技如今已經走出了創新的第一步了,只不過後面的路,雖然也充滿機會,但是挑戰也會是無所不在的。寒冬來臨時,影譜科技既要繼續講好故事,更要有披荊斬棘、生火取暖、抵禦寒冬的能力。(本文首發鈦媒體)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資本寒冬來臨,影譜科技等AI獨角獸故事難講?
資本寒冬來臨,影譜科技等AI獨角獸故事難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