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資本拋棄的共享單車,成敗或有百萬種可能

當一個事物開始走向衰落的時候,人們總是會窮盡一切方式來尋找這個事物的缺點和劣勢,以此來印證自己看法的正確性。而當一個事物發展得如火如荼的時候,人們總是會找到這個事物的優勢和長處來闡釋自己看法的正確性。沒錯,人,一直都在試圖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來印證自己的正確性。這一點在共享單車的身上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表現。

遙想共享單車發展得如火如荼的時候,人們想象着它的諸多好處以及它在與新技術結合上的諸多可能性,甚至將共享單車看成是中國的“新四大發明”之一。當資本退潮的時候,人們又將共享單車帶來的城市管理問題、商業模式的困境和弊端全部都歸結在一起,稱共享單車本身就是一個虛假的遊戲。

共享單車,作為一個在移動互聯網的浪潮退卻的時候出現的物種,它的發展和存在不得不説是人們那個時期對於現狀和未來的具體體現。而真正造就共享單車的是我們自己,而非是那些站立在風口上的創業者們。因此,如果真的要怪罪的話,那麼首先需要怪罪的是我們自己。我們對於商業模式認識的粗淺最終導致了共享單車的出現。

共享單車,一個在特殊時期出現的特殊物種

當移動互聯網的紅利逐漸減退,人們開始尋找新的方式來實現新的發展,將資本投資的邏輯進行延續,將互聯網式的思維繼續推進。儘管共享單車本身從嚴格的共享經濟理論角度來看並不能夠稱之為是共享經濟的一種,但是由於共享出行的巨大成功讓人們看到了藉助共享單車來解決“最後一公里”出行難題的可能性。於是,共享單車被推到了歷史前台。

互聯網式模式的投資殆盡和投資慣性讓共享單車被資本青睞。縱觀整個互聯網時代的資本投資模式,其實都是一個以流量和平台為主的投資邏輯。只要你的平台足夠大,大到可以囊括進所有行業的元素,你就能夠獲得資本的青睞;只要你的流量足夠多,多到可以輸送給行業的所有環節,資本就會投資你,然後藉助你來收割用户。正是基於這樣一種邏輯,我們看到在不同的行業領域內,在資本的助推下建構了一個又一個的大型平台,一個又一個的流量入口。

儘管共享單車嚴格來講,並不是共享經濟的一種,但是共享單車背後強大的用户體量讓資本機構看到了再度打造一個全新的平台和流量入口的可能性。於是,我們看到了不斷有資本機構進入到了共享單車市場,不斷有共享單車平台獲得融資。

從根本上看,共享單車的興起其實是投資機構對於互聯網式的發展模式投資殆盡所導致的,經歷了幾年的發展之後,幾乎所有的行業都被互聯網深度改造,而且幾乎所有的行業都出現了頭部公司。對於互聯網式模式投資的輕車熟路最終讓資本機構在共享單車出現之後,便開始朝着其他互聯網式模式進行投資,並且在短時間內營造了一個共享單車的創業熱潮。

資本的不斷加註讓共享單車成為互聯網紅利落幕時另外一個值得被關注的互聯網式模式的領域。正是由於資本的投資邏輯才造就了共享單車的出現和興起,正是由於投資慣性才讓這個看似並沒有創新的領域在很短的時間內發展起來,並且迅速被市場所接受。共享單車對於用户、對於單車製造行業的積極作用被進一步放大,最終讓它成為所謂的“新四大發明”之一。

互聯網巨頭們為維持自身優勢不斷在各領域的佈局讓共享單車成為他們眾多佈局中的一部分。以阿里、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在創建了自身在各自擅長領域的市場地位之後,不斷將觸角深入到了與之相關的其他領域裏。為了維持彼此的市場地位,他們開始了在市場佈局上的一路狂奔。你投資一個領域,我會緊跟一個領域;你進入一個行業,我會緊隨其後。互聯網巨頭在佈局生態上的互不相讓最終讓共享單車這個被資本推到前台的所謂的“新物種”進入到了互聯網巨頭們的視野裏。

在共享單車領域,互聯網巨頭們你追我趕的狀態最終讓他們不斷選擇不同的共享單車平台進行站隊。互聯網巨頭們不僅遵循資本投資的模式進行共享單車的佈局,而且還會通過流量配送、技術輸出的方式來輔助自己加註的共享單車平台在行業內部脱穎而出。共享單車市場甚至出現了站隊比商業模式的創新更重要的現象,因為只要站隊成功,基本上可以保證互聯網巨頭們用資本、流量、技術等方式來幫助自己。

互聯網巨頭們為了維持自己在更大的市場層面和生態體系裏的地位,將觸角深入到了共享單車的領域裏,最終讓共享單車成為他們爭奪的“香餑餑”。互聯網巨頭們加註共享單車其實是互聯網式的發展模式的延續,同樣造就了互聯網式的共享單車的不斷向前發展。

“互聯網+”式發展模式的再度延續讓共享單車成為可能,並且吹響了互聯網紅利真正落幕的號角。我們看到“互聯網+”的發展模式已經深入到了人們生活方方面面,作為這種發展模式的延伸,它應該進入到更加深入的領域裏。共享單車其實就是藉助互聯網的方式來改變傳統意義上的租還車模式所誕生的,對於單車和共享經濟本身並沒有太多創新。人們由於已經習慣了“互聯網+”式的發展模式,因此,他們更加願意相信互聯網與單車的結合同樣能夠誕生出一個能夠顛覆傳統的東西。然而,“互聯網+”式的發展模式的“半拉子”工程最終讓諸多行業的發展不得不進入到第二個發展階段。因為互聯網技術無法從根本上改變傳統行業的發展亂象,必須藉助新的方式才能讓行業內部的痛點和難題,才能得到根本性的解決。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互聯網+”式的發展模式所帶來的海量流量的確讓共享單車在短時間內就得到了集聚式地增長。然而,等到互聯網所帶來的流量優勢消耗殆盡的時候,共享單車的發展開始面臨第二個問題,這個問題就是如何破解共享單車的盈利難題,真正讓共享單車不再是一個重運營,重資產的行業。從這個角度來看,似乎共享單車僅僅只是藉助互聯網紅利落幕時的機遇“火了一把”,未來它必將會面臨升級商業模式的困境。

觀察共享單車誕生的背景,我們同樣可以看出共享單車誕生在一個互聯網紅利消退的時期。在這個時期,幾乎所有的互聯網行業都開始隱約出現問題,以BAT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早已將發展的重心開始向新的領域轉移,它們不再僅僅只是藉助互聯網的方式來看待和發展自身業務,尋求新的發展方式,打造新的物種,新零售、人工智能、雲計算等新技術在這個階段開始萌芽,互聯網時代真正意義上的紅利期距離人們漸行漸遠。

因此,共享單車是在特殊時期誕生的特殊事物。如果我們嚴格按照商業模式來考量共享單車的話,它的興起具有很大的偶然性。然而事情情況卻是,它的確在人們都不被人看好的時候逆流而上,並且真正成為後移動互聯網時代最值得我們關注的一個領域。資本的助推、互聯網巨頭的加持、互聯網的最後紅利的推波助瀾都在其中扮演着相當重要的角色。

很多人會把共享單車的興起看成是一場偶然,其實它的真正興起有很大的必然性。正是互聯網時代唯資本和流量的發展模式才最終讓共享單車成為那個時期的“另類”,同樣地,正是由於一味地唯資本和流量至上,共享單車同樣註定了將會如絢爛的夏花一樣終將凋零。

然而,共享單車作為一種全新生活方式的代表,它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們對於美好自由生活的追求,並且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城市公共自行車的某些缺失。所以説,它的存在依然有一定的合理性,只要我們真正抓住了共享單車的本質,找到了一個適合它的發展模式,不再一味地靠燒錢、投放等粗放式的方式進行增長,共享單車同樣能夠實現自身價值,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邏輯。

資本退潮、自身短板,共享單車到底還有未來嗎?

其實,資本寒冬在每一個行業當中都存在,並非僅僅只是存在於共享單車行業當中。我們不斷看到有共享單車平台由於資金跟不上都關門倒閉的消息,甚至處於頭部的共享單車平台的日子都不好過。説白了,出現這種問題的根本原因就是在於共享單車當下的發展模式不正確所導致的,如果我們找到了共享單車相對適合的發展模式,實現了自我造血,即使到了資本寒冬期,共享單車的日益依然可以過得很好。

既然共享單車正在逐步被資本拋棄,自我造血能力還跟不上,那麼對於共享單車來講,它還有未來嗎?它的發展會不會因為資本的退潮而戛然而止呢?從共享單車租還車的便利性上來看,它的存在和發展有一定的市場基礎,因此,我們可以認為未來的共享單車市場將會萎縮到,萎縮到真正能夠自給自足的規模,這個時候共享單車才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觸底反彈。因此,共享單車還是有未來的,只是我們需要找到的是如何才能找到投入與產出的平衡點。

共享單車不應該追求大而全,而是應該追求小而精。作為一種另類生活的代表,共享單車應該代表的是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而不是一種大眾的生活方式。從這個邏輯上來看,我們應該把共享單車看做是小而精的門類,通過滿足一小部分人的需求來實現自我成長。基於這種邏輯,雖然共享單車的目標用户是小眾的,但是它的收費模式不應該是當下這種簡單的租還車的模式。通過將共享單單車的服務對象與收費模式進行改變來找到一個平衡點,通過這個平衡點來實現自身發展的合理與合規。

這種發展模式與資本所追求的發展模式有些背道而馳,但是在資本退潮的時候,這種發展方式似乎又是非常正確的。只有真正將共享單車在資本高潮期的發展模式摒棄掉,我們才能找到一個後資本時代的發展模式,由此將會拉開一個發展的全新時代。共享單車在運營上的投入與其實際的產出之間同樣將會實現一個平衡,從而達成了共享單車在盈利模式上的新探索。

租還車模式的改變僅是一個方面,共享單車更多的改變應該在單車本身。其實,共享單車改變的僅僅只只是租還車的方式上,傳統的公共自行車,我們租還車的方式是通過車樁這種固定的方式來實現的。進入到共享單車時代後,我們租還車的方式不再借助車樁這種固定的方式,而是通過掃描二維碼的方式來實現的。以二維碼的方式來進行租還車無疑能夠大大減少用户在租還車的時候受制於時間和空間上的問題,大大便利人們的租還車。因此,從租還車的角度來看,共享單車其實是有了一些創新的,但是如果想要實現共享單車更大的發展必須要進行更大的創新才行。

單車本身才是共享單車最應該創新的地方。既然是共享單車,我們就不能僅僅只是把傳統自行車加上一個二維碼就算是創新了,在自行車生產的環節,我們就應該加入更多的創新環節,只有給共享單車更多的創新點,才能找到它的未來更多的發展可能性。具體來看,主要應該從如下幾個方面進行創新:

第一,加入更多新材料,改變傳統單車的生產邏輯。我們看到共享單車本身其實並沒有太多新的東西,製造共享單車的材料與傳統單車並無差別,這顯然無法讓共享單車找到更多的可能性。在當下智能硬件、新材料不斷出現的時刻,我們如何找到共享單車的生產新方式,才能真正實現共享單車的新突破。由於新材料的應用,我們也能夠找到有關單車的新功能,從而實現共享單車更多的發展可能性。

第二,找到共享單車的更多功能和屬性,不應該僅僅侷限在“最後一公里”的出行痛點上。現在,很多的共享單車平台都在將破解用户“最後一公里”的出行痛點當作是自己的終極使命,雖然這個出發點和切入點是好的,但是如果僅僅只是將共享單車的功能和作用僅僅侷限在這個地方的話,勢必會讓共享單車面臨新的發展困境。

破解交通痛點和難題之外,我們應該找到共享單車在追求美好生活、健康需求、社交需求上,通過挖掘這些新的功能為共享單車的發展找到更多的可能性,從而打破共享單車的盈利僅僅只是靠押金和租還車費用的困境,真正讓共享單車的發展進入到一個全新的階段。發掘了新功能的共享單車能夠找到更多的盈利點,運營和產出之間能夠找到存在的可能性。

共享單車與更多領域結合在一起,而不僅僅只是一個獨立的存在。很多人會把共享單車獨立地看做是一個行業來看待,其實這是在自絕生路。因為把共享單車看做是一個獨立的行業,就在一定程度上切斷了共享單車與其他行業聯繫的可能性,所帶來的一個最為直接的結果就是共享單車要依靠自身來實現盈利。

共享單車的盈利模式目前僅僅只是停留在租還車費用和押金上面,想要在這個方面實現突破的話,必然要增加投放,而投放的增加又會增加運營成本,最終共享單車便進入到了一個越投放,困境越多的死循環,直到共享單車被證明是一個偽命題為止。

因此,我們應該把共享單車與更多行業聯繫在一起,將共享單車變成這些行業當中的一個流程和環節,通過來彌補這些行業的痛點和問題來找到共享單車新的盈利方式,最終實現共享單車新投入的運營成本與它對相關行業的收入平衡,最終實現共享單車另類的發展方式,而非僅僅只是靠押金和租還車費用這種低頻低額度和高頻低效的盈利模式。

我們看到當下摩拜投身到美團懷抱裏,通過將自身看做是完善美團體系的一部分,從而把自己看做是提升美團附加值和優化用户體驗的一個環節來看待,這不僅能夠提升美團的價值,而且將會提升摩拜單車自身的價值。其實,這正是共享單車主動融入到一個行業,通過為行業提供服務實現了自身價值的再度拓展和提升。

在共享單車的身上找到新技術的影子,從而打開基於共享單車的發展新機會。現在,無論是互聯網巨頭開始,中小型的創業者們其實都在不斷加持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等新的技術,共享單車同樣需要在自己身上找到這些新技術的影子,通過主動擁抱新技術來尋找新的發展可能性。其實,現在很多的傳統行業都在開始通過在自己身上尋找新技術的影子來試圖找到新的發展可能性,共享單車更加需要如此。

由於共享單車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積累了很多的流量資源,所以我們首先看到的是共享單車自身所藴藏着的巨大的大數據能量,通過將大數據的能量進行挖掘,我們能夠找到更多的發展可能性,從而實現自身發展的突破,抓住新技術萌發和應用上的風口,真正將共享單車的發展帶入到新技術的發展時代。

共享單車的出現並非偶然,它是在特殊時期出現的特殊物種。如果我們將它一棍子打死,説它一無是處顯然是對它不負責任。我們應該找到的是共享單車在資本退潮時期的新的發展可能性,通過不斷拓展共享單車的疆域,實踐它的新的盈利模式,我們才能在資本和互聯網的發展方式之外找到新的發展機會,共享單車才不枉在時代的大洪流裏真正風光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