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體系持續升級,工業數字經濟加速推進

產業體系持續升級,工業數字經濟加速推進
產業體系持續升級,工業數字經濟加速推進

數字經濟是信息革命在經濟領域的新形態,既包括新模式、新產業、新業態的發展壯大,也包括傳統農業、工業、服務業的改進升級。大力發展數字經濟,日益成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途徑。近年來,數字經濟生態日益完善,產業體系持續升級。一方面,數字產業化發展良好,即信息通信產業競爭力不斷提升,高速寬帶、無縫覆蓋、智能適配的新一代信息網絡快速更迭,為數字經濟發展奠定基礎堅實。另一方面,產業數字化推進成效顯着,傳統產業升級改造步伐加快,數字經濟在各行業滲透程度不斷加深,2017年服務業、工業、農業中數字經濟佔行業比重平均值分別為32.6%、17.2%和6.5%。

近年來,我國數字經濟正加速向工業領域滲透。工業數字經濟通過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工業跨界融合和深度應用,推動工業全要素、全流程、全生命週期數字化創新轉型,對工業加快轉方式、優結構、換動力具有重要意義,成為當前和未來一段時間推動數字經濟發展的主戰場。

一、工業數字經濟進入發展快車道

我國工業數字經濟蓬勃發展,工業領軍企業和信息技術服務企業相互協作,共同推動生產系統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湧現出工業互聯網、物聯網、車聯網等新型網絡形態,智能製造取得明顯成效,企業數字化能力顯着提高。

工業數字經濟發展基礎日漸紮實。一是工業互聯網快速發展。《國務院關於深化“互聯網+先進製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出台,頂層設計日趨完善,政策舉措不斷豐富,工業互聯網標準體系框架1.0發佈推行,培育出一批頗具代表性的工業互聯網平台。二是高端芯片、基礎軟件、工業軟件等產業基礎持續增強。《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加快推進。三是大數據產業集聚效應更加明顯。已建設8個國家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形成京津冀、珠三角等一批產業集聚發展區,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範基地(大數據)建設加快推進。

工業數字經濟融合創新活躍。一是智能製造大力推進。智能製造推進體系初步形成,2015-2017年共支持428個項目,撬動700多億社會投資。基礎支撐和裝備供給能力持續增強,支持企業申請專利723項,支持開發工業軟件505套。融合應用水平顯着提升,初步形成了一批典型的智能製造新模式,三年確定了206個智能製造試點示範項目,涵蓋82個行業。二是工業數字化轉型步伐加快。企業生產設備數字化率和關鍵工序數控化率分別達到44%和46%,實現網絡化協同的製造業企業超過30%,開展服務型製造的企業超過20%。企業“上雲”行動成效顯現,一批新型工業APP實現商業化應用。三是大企業“雙創”平台普及率持續提升。大中小企業從淺層次協同協作,向深層次融合融通演進。個性化定製、智能化生產、網絡化協同、服務型製造等新模式新業態日漸豐富。

二、工業數字經濟引領五大變革

工業數字經濟的發展正在推動工業全要素、全流程、全生命週期數字化創新轉型,構建數字驅動、智能主導的經濟發展新形態,對未來工業的發展產生重要影響,在發展動力、製造方式、協作方式、價值創造方式、運行方式等五個方面呈現五大變革。

數據驅動。數據驅動工業發展動力變革。工業經濟時代,物質資本投資是標準化大規模生產的根本動力,進入數字經濟新時代,數據成為新的動力。互聯網、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讓感知無處不在、連接無處不在,數據也變得無處不在。在生產製造過程中,大量藴含的隱性數據不斷被採集、匯聚、加工,通過數據的自動流動,隱性知識得以顯性化、自動化,能有效解決個性化定製生產帶來的不確定性、多樣性和複雜性問題。

軟件定義。工業軟件推動生產方式從傳統實體生產向實體生產與虛擬生產融合轉變。工業軟件打破傳統工業生產的“設計——生產——測試——再設計”流程,通過軟件支撐和創造一個與實物生產相對應的虛擬生產空間,實現了研發設計、仿真、試驗、生產、服務在虛擬空間的仿真測試,通過軟件定義設計、產品、生產和管理等全環節,推動製造過程快速迭代、持續優化,製造效率和質量顯着提高,成本快速下降。

平台支撐。平台推動工業生產分工協作方式從線性分工向網絡化協同轉換。工業經濟時代工業生產價值鏈垂直分工,上下游分工環節通過生產配套關係實現協同,整個體系因專業化獲得規模經濟,分工協作方式是線性的、鏈式的。數字經濟時代產業分工協作發生重大變革,以開放化平台為核心,一方面向下集成並開放硬件和開發資源,降低工業App的開發壁壘,另一方面不斷匯聚工業企業,並撮合應用開發者和企業用户之間交互,構建一個網絡化的工業生產分工協作生態,實現數據資源、製造資源、設計資源等匯聚集成和高效利用。

服務增值。數字技術進步和應用推動工業價值創造方式深刻變革。工業經濟時代,價值創造方式是以標準化工業實物產品為載體,以規模化生產方式降低成本,滿足消費者同質化的基本功能需求。數字經濟時代,價值方式轉變為以多樣化、個性化的智能產品為載體,通過增加設計、遠程運維等服務,帶給消費者更多體驗價值。也即在數字經濟時代,服務成為工業價值創造中日益重要的來源,生產與服務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企業從“賣產品”向“賣服務”轉變。

智能主導。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與工業的融合發展推動工業運行方式深刻變革,將工業從自動化帶入到智能化時代。工業經濟時代,工業發展不斷使用更多的機械設備,自動化成為主導工業運行的核心邏輯。數字經濟時代,智能技術的進步和應用,推動生產的智能化從研發工具智能化到產品本身智能化,再到產品服務智能化,乃至整個生產過程智能化,自動化智能決策成為工業運行的核心邏輯。自動化時代能實現資源的單點、低水平和有限優化,智能主導時代能實現多點、高水平、全局的資源優化,從自動化主導到智能主導,是資源配置從局部優化到全局優化的過程。

三、推進工業數字經濟發展關鍵舉措

綜合來看,我國工業數字經濟發展取得了長足進步,但仍面臨一些制約瓶頸。其中,既存在需求側數字化基礎薄弱的問題,也存在供給側支撐能力不足以及環境有待完善的問題。進一步推動工業數字經濟發展,要突出抓好以下三方面。

加快工業互聯網建設。除進一步加快網絡基礎設施演進升級外,尤其需要加快工業互聯網建設。一是面向企業低時延、高可靠、廣覆蓋的網絡需求,全面部署IPv6,加快5G商用進程,推進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體系建設。二是加快工業互聯網平台建設。從供給側和需求側兩端發力,加快工業互聯網平台建設推廣,形成多層次、系統化的平台發展體系,促進工業全要素連接和資源優化配置。

提升企業數字化水平。數字化是網絡化、智能化的基礎,要着力解決企業數字化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加快形成貫通全流程全領域的數據鏈條。一是夯實數字化基礎。加快數字化技術、裝備、系統在生產過程中的應用,進一步提升工業企業關鍵工序數控化率和數字化生產設備聯網率。二是促進網絡化升級。大力推動企業內網改造,繼續推進連接中小企業的專線建設,提升企業研發、設計、生產、銷售、服務網絡化水平。三是推進智能化生產。大力發展智能工廠,加強企業間網絡化協同,創新生產方式、組織形式和商業範式。

完善政策環境。着力營造規範有序、包容審慎、鼓勵創新的發展環境。一是健全法律法規,制定完善適應數字經濟新技術新應用新業態新產業發展政策法規。二是包容審慎監管,深化放管服改革,推動事前監管向事中事後監管轉變,充分利用大數據,推進政府決策科學化、社會治理精準化、公共服務高效化。三是強化安全保障,統籌推進網絡與信息安全技術手段建設,全面提升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網絡數據、個人信息等安全保障能力。

文 | 孫鑫 王超賢   來源: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CAI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