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編者按:本文來自 微信公眾號“全媒派”(ID:quanmeipai) ,36氪經授權發佈。

自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以來,許多美國人對網上,尤其是社交媒體上存在的假消息表示擔憂。最近,國會聽證會以及社交媒體網站和學術研究人員的調查表明,社交媒體機器人(social media bots)是導致假消息傳播的因素之一。

皮尤研究中心2018下半年進行了一項調查,被調查者是皮尤研究中心“美國趨勢小組”的用户代表,共有4581名美國成年人,此前他們也參與了皮尤研究中心對Twitter上機器人的研究。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社交媒體機器人是指在沒有人蔘與的情況下,在社交媒體網站上發佈內容並與他人互動的獨立賬户。本期全媒派精編皮尤研究中心針對社交媒體機器人的深度報告,一探這些社交內容工具在國外網民心中的形象,其究竟是“陰謀化身”,還是“得力助手”?

發現一: 大部分聽説過機器人,多數用户存敵意

這個話題引起了很多民眾的注意:大約三分之二的美國人(66%)聽説過社交媒體機器人,但對此十分了解的人要少得多(16%)。雖然大多數美國人都聽説過社交媒體機器人,但關於社交媒體機器人的爭論並沒有以同樣的比率深入到公眾的各個角落。

美國年輕人比老年人更有可能聽説過社交媒體機器人。大約四分之三的18-29歲和30-49歲的美國人(分別為78%和76%)聽説過機器人,相比之下,50-64歲的美國人中有58%聽説過機器人,65歲或以上的美國人中約有一半(49%)聽説過機器人。同樣的模式也適用於比較他們聽到了多少,年輕的美國人比他們的長輩更有可能聽到很多或一些關於機器人的事情。

由教育帶來的熟悉程度也有差異,黨派關係也有較小的影響。大約四分之三有大學學歷的美國人(78%)聽説過社交媒體機器人,相比之下,只有55%的受過高中教育的人聽説過社交媒體機器人。此外,民主黨人和傾向民主黨的無黨派人士比共和黨人和傾向共和黨的無黨派人士更有可能聽説過社交媒體機器人(分別為72%和61%)。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在意識到這一現象的人中,絕大多數人擔心機器人賬户正在被惡意使用,80%聽説過機器人的人認為,這些賬户大多用於不良目的,而只有17%的人認為它們大多用於良好目的。

這一廣泛的共識在各人口羣體中是一致的。例如,大約八成的共和黨人和傾向共和黨的無黨派人士以及民主黨和傾向民主黨的無黨派人士都聽説過機器人,他們懷疑機器人主要被用於惡意目的(分別佔84%和78%)。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公眾不僅普遍對社交媒體機器人持負面看法,而且對甄別出社交媒體機器人也不太有信心。在聽説過機器人的人羣中,只有大約一半(47%)對自己能認出機器人比較有信心,只有7%的人非常自信,38%的人不太自信,15%的人表示一點都不自信。這與美國人對自己發現虛構新聞能力的信心形成了鮮明對比:在2016年12月的一項調查中,84%的美國人對自己識別虛構新聞的能力或多或少較有信心。

發現二: 多數人認為,機器人報道對公眾有負面影響

雖然社交媒體機器人可以用於許多不同的用途,但公眾的討論大多是關於它們在新聞傳播中的應用。公眾似乎已經注意到了這一點,而且許多人認為,美國人在社交媒體上獲得的新聞中至少有一部分來自機器人。

大約81%聽説過機器人的用户表示,機器人賬户或多或少要為美國人在社交媒體上獲得的新聞負責,儘管認為大量信息來自機器人的人較少(17%)。皮尤研究中心之前針對50多個熱門新聞網站的10萬多條推特鏈接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分享的鏈接中59%被懷疑來自機器人。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正如美國人大多數關心機器人一樣,大多數人也認為機器人對新聞的參與是負面的,至少當涉及到公眾對新聞的認知程度時是這樣的。大約三分之二聽説過社交媒體機器人的人(66%)認為,這些賬户對美國人對新聞事件和問題的認知程度產生了很大的負面影響。相比之下,只有11%的人認為機器人的作用是積極的,約21%的人認為機器人沒有多大作用。

更重要的是,那些認為機器人應該為社交媒體上相當大一部分新聞負責的人(前文提及的17%),也更有可能認為機器人對公眾認知新聞有負面影響。在那些説社交媒體上至少有相當數量的新聞來自機器人的人中,72%的人認為機器人對美國人對新聞的認知程度有負面影響(高於平均的66%),相比之下,11%的人説機器人有積極的影響,17%的人説他們沒有影響。

在不同的人口統計羣體中沒有多少不同之處,人們普遍認為,至少相當一部分美國人在社交媒體上看到的新聞來自機器人,而機器人對美國人的新聞認知程度有負面影響。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發現三: 在社交媒體機器人的用途上,人們的觀點有細微差別

雖然社交媒體機器人在公眾中很大程度上具有負面意義,但某些用途似乎比其他用途更容易被接受。當那些聽説過機器人的人被問及社交媒體機器人的九種使用方式時,最受支持的用途為:政府機構使用機器人發佈緊急更新。78%的聽説過機器人的人認為這種做法是可以接受的。

另一方面,一個組織或個人使用機器人來分享虛假信息是受到堅決反對的,92%聽説過機器人的人認為這是不可接受的做法。絕大多數人還反對名人使用機器人來獲得更多的社交媒體關注者(67%),以及政黨使用機器人分享有利於或不支持某一候選人的信息(75%)。

當涉及到一個團體出於政治目的,使用機器人來喚起人們對某一議題的關注時,儘管更多的人認為它不可接受(57%)而非可接受的(42%),這種反對意見還是沒有上述的政黨使用機器人強烈(75%)。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公眾對其餘用途的觀點更為分散。至少有一半聽説過社交媒體機器人的人認為這兩種與業務相關的用途是可以接受的:企業使用機器人來推銷產品(55%)和回答客户的問題(53%)。同樣,對於新聞機構使用機器人發佈新聞標題或新聞報道,公眾的意見大致平分秋色,50%的人認為這是可以接受的,49%的人認為不可接受。當一個個人使用機器人分享圖片或語錄時,48%認為可接受,50%認為不可接受。

研究還發現,美國人越是瞭解社交媒體機器人,越是不支持機器人的一些用途。

這對前文提及的兩種政治上的用途來説的確如此。例如一個團體出於政治目的,使用機器人來喚起人們對某一議題的關注,那些對機器人瞭解頗多的人比了解一些或不多的人更不接受這種用途,二者的接受率分別為34%和44%,低了10個百分點。同樣,對於使用社交媒體機器人來傳播對候選人的喜愛或憎惡,對機器人瞭解頗多的人和對機器人瞭解一些或不多的人相比,接受度分別為19%和25%。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社交媒體bot氾濫,皮尤研究發現:多數國外網民將其看作“陰謀的化身”

對於社交媒體機器人的認識也影響了人們對幫助人們或組織自我提升的兩種用途的看法。例如,有45%聽説過機器人的人認為,使用機器人來推銷產品的生意是可以接受的,相比之下,那些聽説得較少的人中有58%持此態度,高出13個百分點。對於名人使用機器人來獲得更多社交媒體粉絲這個問題,兩個羣體也有9個點的差距。

全媒派往期文章也多有關注社交媒體上湧現的機器人,案例有如《 聊天機器人是雞肋嗎?BBC的這款產品,真能幫用户提供熱點信息增量 》、《 Quartz用機器人實現常效“話題追蹤”,開放內容如何加知識buff 》,同時也有對機器人狀況的擔憂《 傳媒業三年一個技術分水嶺:紅極一時的聊天機器人,真的涼了嗎 》,還有近段時間出現的身披bot馬甲進行內容運營的現象《 穿馬甲的bot賬號興起,內容眾籌這門生意還真是越來越紅火了 》。

孰優孰劣,眼觀六路自有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