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衞視和印度“廣電總局”的角力:用户贏了

星空衞視和印度“廣電總局”的角力:用户贏了
星空衞視和印度“廣電總局”的角力:用户贏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志象網,作者|宋炳晨

印度電視業堪稱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競爭力和創新力的電視業。印度有866個私人電視頻道,6個衞星電視直播平台(DTH)和數萬個獨立有線電視運營商,有近2億家庭用户,規模相當驚人。2017年,印度電視業收入達到6600億盧比(91億美元),預計2018年將達到8620億盧比(120億美元)。

但這僅僅是表面。光鮮背後,亂象叢生。

在用户想要訂閲電視節目時,選擇權十分有限。電視頻道要播出節目,需要向有線電視網絡和衞星運營商支付一筆不菲的費用。但各相關方經常在價格方面爭執不已,頻道常常因此停止服務。

究其原因,這些業界毒瘤都指向一個核心問題——用户沒有發言權。

而與此同時,內容生產者和用户直接互連的“訂閲時代” 已悄然來臨。Netflix、Spotify、Hotstar和Gaana等全球和印度娛樂平台正在改變。但印度的廣電行業卻踟躕不前,依然延續古老的包裝和發行規則。

兩年以來,印度的電信監管機構Trai一直在呼籲和推動,試圖將這個行業拖入現代。在法庭上歷經多年艱難險阻之後,它終於看到了成功的曙光。

行業炸彈

2016年以來,Trai一直力主推行 “價格和聯合訂閲” 新規,為此星空傳媒印度公司與Trai一直爭執不已。上個月,印度最高法院的審判為Trai推行的新規鋪平了道路。

細數一下Trai的提案內容,就會明白星空傳媒印度公司何以要竭力反對。

現在,無論是單獨銷售還是捆綁銷售,所有廣播公司都要按照實際銷售方式申報 “最高零售價” (MRP) ,經銷商的銷售價格也不能高於MRP。

星空衞視和印度“廣電總局”的角力:用户贏了
星空衞視和印度“廣電總局”的角力:用户贏了

捆綁套餐不能同時包含相同頻道的標清版和高清版,付費頻道或免費頻道不能列入捆綁內容。此外,電視頻道的價格不能高於19盧比(0.26美元)。

廣播公司必須向分銷商提供所有頻道,包括有線電視和衞星電視,同時,經銷商也要向用户提供這些內容。經銷商不能取消或者改變原有套餐。

所有經銷商還需要提供包括100個免費頻道的基本套餐,其中包括政府規定的頻道。

經銷商向廣播公司收取的運營費也被限制,標清頻道每人每月最高20派薩(0.0028美元),高清頻道每人每月最高40派薩(0.0056美元)。隨着頻道用户數量佔比的增加,這一費率應該減少。

對於廣電行業,這無疑是一枚炸彈。

Trai提出這一新框架,目的是希望降低有線電視月度費用,讓消費者有權選擇想要看的內容,而非被迫接受。Trai正在打擊這種“打包現象”。

印度電視用户常常為了看一個電視節目,被迫購買一堆頻道。Trai表示,與“打包”訂閲相比,單獨訂閲的數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因為打包訂閲要便宜得多,有時候價格只有套餐中所有頻道成本的10%。

究其原因,還是廣告。廣告佔廣播公司總收入的70%左右,廣告收入則取決於頻道的“覆蓋範圍”。將受歡迎和不受歡迎的頻道捆綁銷售,會得到更好看的數據。“通過推廣捆綁產品,不僅可以最大化增加廣告收入,還會增加經銷商的收入。”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Trai官員表示。

角色轉換

隨着新規出台,印度電視娛樂的銷售和定價出現了明顯的角色轉換。

到目前為止,用户直接訂閲和購買電視頻道仍不可能。電視節目的真正買家仍是經銷商——衞星電視和有線電視運營商,他們從發行商那裏批量購買內容並將其轉售給用户。

現在分銷商更像是一家運營商,與ISP(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相似。因此,消費者將分別支付內容和頻道(有線電視或衞星電視)的費用,就像分別支付Netflix與寬帶費用一樣。

每月花費130盧比(1.81美元)可以獲得100個標清頻道。兩個標清頻道,例如Star Plus和Zee Cinema,價格相當於一個高清頻道,比如Star Plus HD。儘管免費頻道Doordarshan、Zee Anmol和Star Bharat將免費提供,但觀眾必須支付額外費用(130盧比以上)才能訂閲付費頻道。如果想要在這100個頻道之外訂閲其他內容,需要付費購買包含25個標清頻道的套餐,每個套餐價格不超過20盧比(0.28美元)。

星空衞視和印度“廣電總局”的角力:用户贏了
星空衞視和印度“廣電總局”的角力:用户贏了

“從現在開始,會成為一場專注內容的遊戲。電視頻道如果再將相同的電影每月循環播放25次,就不會有觀眾了,”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德里經銷商高管表示,“新訂單會對內容和頻道定價產生雙重影響。”

現在對頻道的影響已開始顯現。廣播公司新的價目表中,一些頻道的價格已開始降低。衞星電視平台上的娛樂頻道Star World價格降低了近75%,僅為8盧比;索尼ESPN體育頻道、Dish 、Videocon d2h價格為19盧比,降低了近一半。孟加拉語方言頻道索尼Aath也降價超過一半,價格為4盧比。

“之前沒有一個高清頻道的定價低於30盧比,而現在,沒有一個超過19盧比。”Trai工作人員説。19盧比是新的隱形天花板。如果頻道價格高於19盧比,就不能在套餐中出售。

根據新政策,所有免費頻道(包括Doordarshan頻道、Zee Anmol、Star Bharat)將免費提供給用户。如果在100個基本頻道之外,用户不想訂閲付費頻道,經銷商還應推出免費頻道的套餐。

Trai表示,包含100個免費頻道的套餐為基本套餐,對那些不想每月支付超過130盧比的消費者來説,極具吸引力。

但最近,星空傳媒、Zee和索尼提供的免費頻道越來越少,並試圖將所有頻道轉為付費。這不難理解,如果免費套餐足夠吸引人,誰會購買付費套餐?事實上,業內專家認為,廣播公司會繼續推出特價套餐來推銷自己的內容,現在馬德拉斯高等法院已經取消了Trai對套餐折扣的限制。經紀公司ICICI Securities 11月的報告稱:“新規定中的參考聯合報價(RIO)中,廣播公司在套餐裏為頻道提供三到六折的優惠。”

隨着Netflix和亞馬遜Prime等視頻流媒體平台的出現,衞星頻道的日子就很難過了,尤其是那些規模小的公司,壓力巨大。

新王:內容和用户

此前,明確的價格政策的缺席,導致廣播公司和分銷商之間談判混亂,引發糾紛,最終導致平台渠道中斷。

以DTH平台塔塔天空和廣播公司索尼影業為例,由於定價差異,前者曾經不得不暫停了32個索尼頻道和3個India Today Network頻道。星空傳媒印度公司與DTH公司Bharti Telemedia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不過,新框架將取消廣播公司和經銷商之間的獨佔合同。前者有權決定自己頻道的價格並對其包裝,後者負責承載所有頻道。由於經銷商的任務限於承載而非銷售頻道,因此他們的收費也會受到限制。這是電視頻道最大的成本之一, 也是經銷商商很大的一部分收入。

如今一部分權力正從經銷平台轉移。例如,如果一個頻道在分發平台上有超過20%的活躍用户訂閲,則廣播公司將不必支付任何費用。

目前,經銷商正在積極採取措施。“用户支付的費用完全可以支撐我們的成本。如果100個頻道的價格是130盧比,每頻道收入為每月1.3盧比(0.018美元),則每年為15.6盧比(0.22美元)。這高於我們目前每頻道6-9盧比(0.08-0.13美元)的平均費用。”一名有線電視分銷主管表示。

過去兩年間,星空傳媒印度公司和Trai之間展開了激烈爭執,前者認為資費法規與1957年的《版權法》相沖突。《版權法》對內容及其製作、購買、營銷和包裝部分做出了規定。然而,最高法院駁回了星空傳媒印度公司的請求。

新規被Trai主席R.S. Sharma視為珍寶。這一規定實行之後,整個行業都會發生變化。但一家廣播公司的主管認為,實行起來可能沒有那麼簡單。在有線數字化時,用户管理、計費和投訴處理這三件事尚未得以廣泛實施,現在仍然是一項艱鉅的任務。 “按照政府的要求,訂户管理系統還未完全創建。制度的改變,讓經銷平台面臨挑戰。”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廣播公司高管表示。

為了解決部分問題,Trai已經組織了消費者推廣計劃(從本月開始),使用户瞭解新的規則和流程。

經銷平台的一位高管認為,未來的路不會平坦,但“至少不會有太多意外,例如電視頻道因訴訟而突然中斷”。

“這是第一次,像人們所期盼的那樣,內容和用户真正成為王者。”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星空衞視和印度“廣電總局”的角力:用户贏了
星空衞視和印度“廣電總局”的角力:用户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