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紙巾的“代理騙局”:維權者爆公司人去樓空 約3億代理費疑入實控人口袋

共享紙巾的“代理騙局”:維權者爆公司人去樓空 約3億代理費疑入實控人口袋
共享紙巾的“代理騙局”:維權者爆公司人去樓空 約3億代理費疑入實控人口袋

記者 | 武旭升

共享紙巾加盟代理,演變成了一場騙局。

12月3日,有維權者在ZHO共享紙巾的辦公室錄了一段視頻,該辦公室的地址位於廣東省中山市博愛三路。視頻中辦公室裏擺滿了辦公桌,卻只有兩三個員工散落在不同的角落,其中一個還在低頭玩手機。他們將視頻發到維權羣中,並抱怨道:“這幾個人電腦也不開,還假裝上班,公司都空了。”

ZHO共享紙巾資金出現問題大概是在今年4月。目前現狀就是紙巾供不上,佣金不給返,加盟費不給退。而據代理人透露,ZHO全國大概有上萬代理,光代理費就三億,那麼錢都去哪裏了?代理人的説法是,絕大部分全在幾個負責人手裏,包括公司總負責人鄭品、法定代表人周文宇等。

對此,鉛筆道聯繫了ZHO創始人鄭品確認實情,對方並未給予迴應。在維權者看來,ZHO共享紙巾就是一個騙局,騙取代理人的加盟費,可怕的是,儘管公司近乎“人去樓空”,ZHO的對外招商並未停止,一波波的新代理人還在入局。

注: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採訪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不存在刻意誤導。

最快3個月回本

“我只是氣憤公司的做法,一點道德都沒有,一直在説‘馬上發返利、紙巾’,8、9、10月過去還是沒有。” ZHO共享紙巾代理人王林(化名)對鉛筆道透露。不但返利沒有發,他在加盟時交的3000元紙巾預付款也未返還。

他於去年3月正式加盟ZHO共享紙巾,按照協議,今年3月ZHO應該將預付款返還給他,但這筆預付款王林至今未收到。由於加入時間較早,王林投入的6萬本金已全部回本,但是還剩1萬左右的返點並未收到。

ZHO共享紙巾主要依靠在小食店、飯店投放共享紙巾機,通過廣告變現、粉絲變現、線上營銷、紙巾售賣等方式盈利。該項目於去年3月正式啟動,創始人為連續創業者鄭品,今年3月曾獲得緯橋資本2400萬天使輪投資。

項目啟動後,公司在全國召集代理人。代理人加盟時需繳納30000元代理費,繳納代理費後可獲得公司提供的15台免費紙巾機。代理人將這些共享紙巾機投放到人流量大的點位後,用户掃碼關注某個公眾號後可獲得一包免費紙巾,而每出一包紙巾代理人可獲得3毛錢返點。

同時,ZHO共享紙巾還在全國佈局分公司,負責發展當地的代理人以及佈局點位。截至今年4月,全國範圍內就開了100家ZHO共享紙巾分公司。

曾有共享紙巾行業創業者告訴鉛筆道,每包紙巾公眾號會支付0.6~0.8元不等的補貼,一包紙巾成本不過0.15元,外加不過0.1元的運營成本,最快1~2月便可回本。ZHO共享紙巾官方也曾向代理人表示,最快3個月可回本。

為幫助一些資金不足的代理人完成加盟,ZHO共享紙巾還與中安信業信貸有限公司合作,啟動創業貸個人代理模式,ZHO共享紙巾獲得了 5000萬元的授信。有意向的代理商可以申請3萬元的2年期貸款,將這筆費用付給 ZHO 用於機器購買。

今年6月中旬,趙曦(化名)就依靠辦理網貸加盟ZHO共享紙巾。只是未曾想到,當時在趙曦看來一個穩賺不賠的生意,最後卻將他拉下火坑。

趙曦回憶,當時ZHO共享紙巾推薦可以辦貸款,而且回本很快,最慢就一年,最快三個月。於是,趙曦自己申請了35000元貸款,年利率萬分之五,每個月需還款約3000元。

辦完加盟手續後,趙曦開始運營自己的共享紙巾機,可是沒過多久就發現公司的共享紙巾不能正常提供,返利也均未到賬。這直接導致還貸款成為一個負擔,“這幾天正在想辦法還款。”趙曦説。

穩賺生意變“騙局”

已經拿回了成本的王林在譴責ZHO公司不守誠信,但目前已在微信羣的近500維權者中,大多是像趙曦一樣沒有回本的代理人。他們不僅返利未到賬,紙巾也無法正常提取,甚至連成本都沒拿回來。

其中李響(化名)早在今年4月發現平台出了問題。今年4月,他的返利就未收到,而且那段時間他發現後台總出問題。

官方給出的迴應是一直再推,8月推9月,9月推10月。9月24日,官方甚至向代理人寫了懇求信,懇求代理人不要丟點位,紙巾不能提供的希望代理人自行先墊付,提成返利已逐漸在安排。

共享紙巾的“代理騙局”:維權者爆公司人去樓空 約3億代理費疑入實控人口袋
共享紙巾的“代理騙局”:維權者爆公司人去樓空 約3億代理費疑入實控人口袋

10月31日,公司高層發生了變動。新任副董事長兼CEO趙鳳衞上任,他表示公司正在以資金、管理等置換股權方式對“ZHO共享紙巾”繼續進行全方位投資,資金於2018年11月陸續注入。

不過時至今日,公司給出的承諾均未兑現。老代理人的返利未能返還、紙巾不能正常提供,新加盟的代理商甚至連機器都沒收到。

朱陽(化名)告訴鉛筆道,他今年8月初加盟ZHO共享紙巾,加盟費3萬元,當時公司承諾一個月內機器將發送到他的手裏。9月中旬,約定的時間到了,但是共享紙巾機器還未到。朱陽感覺情況不對,於是申請退款,9月24日,他們簽訂了退款協議,公司承諾一個月內返還加盟費,不過到現在還沒有任何消息。

朱陽告訴鉛筆道,目前現狀就是紙巾供不上,佣金不給返,加盟費不給退。

公開信息顯示,今年ZHO共享紙巾在全國的代理約有8000個。而朱陽認為全國大概有上萬代理,且公司目前依然還在招商。

若按10000代理人計算,公司光代理費就三億,且紙巾返利成本是包含在公眾號補貼裏的。因此這看似是一個穩賺不賠的生意,那麼,錢都去哪裏了?

朱陽表示,公司不但有代理費,還有其他的廣告費、佣金。而這些資金他認為絕大部分全在幾個負責人手裏,包括公司總負責人鄭品、法定代表人周文宇等。

在他看來,ZHO共享紙巾就是一個騙局,騙取代理人的加盟費。鉛筆道在聯繫ZHO創始人鄭品時,對方並未給予迴應。

而這波維權者中主要是個人代理人,分公司則未見身影。有代理人分析,分公司是怕維權把總公司鬧跨,從而自己的上百萬投資打水漂。

另外,還有個人代理人反映,儘管總公司辦公室已人去樓空,但目前依然還在招商中。因此,有人還對公司寄予希望,希望能從加盟商那裏拿到錢來填補返利。

由於受到此前多次承諾未兑現的影響,目前維權中的大多數人均表示,希望代理人能看清楚公司的實質,不要再上當。

編輯 | 薛婷   校對 | 塵心

優質項目報道信道:創業者請加微信wujinna1015,務必註明項目名稱;或發送BP至[email protected]

優質項目融資信道:創業者請加微信jiazongchaopku,務必註明項目名稱;或發送BP至[email protected]

如需轉載文章請聯繫鉛筆道微信客服號鉛筆道小鉛筆(微信號:qianbidao2018)獲取授權資質,否則我們將依法追究相關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