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組生存實記:平台政策收緊,新型盈利試水

字幕組生存實記:平台政策收緊,新型盈利試水
字幕組生存實記:平台政策收緊,新型盈利試水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文仔

微博知名脱口秀譯者谷大白話最近遇到了些“麻煩”。

博主“a土人” 宣佈自己將不再為谷大白話翻譯製作視頻,一時之間,谷大白話長期創建起來的獨立譯製形象被打破,其背後的字幕翻譯團隊也逐漸“浮出水面”。不少人認為,既然是一個團隊在進行翻譯活動,那麼“谷大白話”這個所謂的獨立翻譯“品牌”應當更名為“谷大白話字幕組”更為合適。

字幕組生存實記:平台政策收緊,新型盈利試水
字幕組生存實記:平台政策收緊,新型盈利試水

字幕組,一個在“灰色地帶”不斷試探的神祕組織,卻能因其獨特的內容生產鏈達成極高的“國民需求量”。這也説明了為什麼谷大白話能依靠翻譯脱口秀視頻,成為坐擁1187萬粉絲的微博大V。

跨語言影視的崛起,字幕組平衡資源“需求高峯”

中文本幕的生產工序並沒有想象的那樣簡單。

以“谷大白話”平時所發佈中字視頻的頻率來看便可以知道,其內容製作並非出自一人之手。且不説以一己之力在短時間內進行多個視頻翻譯有多難,在傳統的字幕組配置中,資源、翻譯、時間軸、校對、後期壓制以及美工海報製作等步驟,需要不少人員相互合作才能完整中字視頻的產出。

而在影視中字方面,國內近幾年愈發達到了一個“需求高峯”。人們不再侷限於國內的影視內容,轉而着眼於從國外獲取更多的內容信息,於是字幕組紛紛湧現。 從內容傳播層面來看,字幕組是跨語言的影視傳播者,為國內喜愛國外影視作品的人們提供了不少便利。

字幕組的成員往往職業覆蓋面非常廣泛,他們有的是在校學生,有的是公務員,又或是已經婚育的全職太太。字幕組成員在現有的生活中利用空閒時間進行視頻翻譯,在字幕組普遍的非盈利屬性下,成員所持的“工作動力”僅僅只是因為“喜愛”二字。

因喜愛同一種文化而聚集在一起,不同字幕組會有不同的羣體側重偏向。“鳳凰天使TSKS字幕組”、“韓迷字幕組”、“幻想樂園字幕組”在韓劇韓綜方向早已打好了“金字招牌”,形成了韓語系老牌字幕組的“矩陣”,而在去年“異軍突起”的“神叨字幕組”、“女漢子字幕組”以及“老弱病殘字幕組”也成功將韓語系字幕組開創出新的領地,為觀眾提供更多的字幕選擇。

而日語系字幕組中,“日菁字幕組”、“豬豬日劇字幕組”等等也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品牌效應,甚至形成了以字幕組為中心的日語愛好者社區。美劇方面則有“破爛熊字幕組”、“人人影視字幕組”、“FIX字幕俠”等等新老字幕組持續不斷為美劇愛好者提供中字視頻產出。

除了按語系分類,也有由粉絲聚集而獨立為偶像服務的字幕組。在符合字幕組“為愛發電”生存法則的同時,粉絲字幕組的目的性更為明確。在偶像與粉絲語言不通的情況下,粉絲字幕組的產出為偶像與粉絲之間的互動做出了貢獻,且字幕組對偶像資源的二次創作與上傳也能為偶像本身帶來更大的宣傳效果。

版權“隱患”常在,平台打擊力度增加

雖然字幕組的數量在不斷地增加,但字幕組這個組織依舊屬於“灰色地帶”,尤其在勢頭正盛的“大版權時代”下,字幕組的產出之路“危機四伏”。

2016年,“澄空學園字幕組”兩名在日中國成員便因違反日本著作法被捕,版權問題始終是字幕組無法徹底解決的“心病”。

不少字幕組在其製作的中字視頻名單前總會加上“本字幕僅供學習與收藏,請勿二傳二改,請勿商用”等聲明來表明自己的非盈利性質。而正是因為字幕組並非以中字視頻盈利,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在版權問題上打“擦邊球”。

而視頻平台對於國外綜藝與劇集的版權買斷也成為了字幕組新的“隱患”。早期字幕組的產生正是因為國內視頻平台對於國外優質作品的“進口”嚴重不足,翻譯版本的供給無法與需求平衡起來。但在視頻平台的不斷完善發展下,為維護自身版權利益,平台對於字幕組的中字視頻打擊力度加大。

B站在對大量日劇與日本番組動畫進行正版引進後,便下架了包括《非自然死亡》在內的所有日劇中字視頻。並且在相關審核下,與騰訊、VLIVE直播、蝦米等版權平台相關的視頻都被以“平台版權原因”進行下架。

字幕組對於版權問題的把握是十分小心翼翼的,但依舊會出現“被商用”的情況,不少所謂的“資源站”會四處蒐集各個字幕組的中字視頻成果並將其整理售賣。“曾經有人把我們的中字視頻刻成碟在電商平台上售賣,甚至將中字視頻在微信上進行資源交易,我們曾經也試過舉報投訴,但是屢禁不止,到最後我們只能提醒大家不要為盜取的中字視頻買單。”

專為韓國偶像團體EXO進行中字視頻製作的“T-EGG茶蛋字幕組”成員這樣説道,面對自己的中字視頻成果被他人盜為商用字幕組也十分無奈。

另外,除了版權問題以外,在字幕組運營上成員們不僅沒有盈利,還需要為字幕組的建設進行“倒貼”。像“FIX字幕俠”一樣為字幕組整體資源開設一個獨立網頁,需要花費不少錢租網絡服務器,而粉絲字幕組若想做一場偶像演唱會的完整DVD中字視頻,首先得自行掏錢將DVD購買下來。字幕組在無盈利的情況下還需要進行額外的支出才能保證運營的“完整”。

尋求多種解題思路,字幕組多樣規劃

在多重壓力之下,字幕組也開始了新道路的探索。

不少字幕組開始與視頻平台進行合作,利用視頻平台的版權效益與平台優勢來完成自身的優化。愛奇藝將購買了版權的韓國綜藝《Running Man》的中字視頻製作權,交給了與其進行韓綜製作合作的“鳳凰天使TSKS字幕組”字幕組,並且在節目播出後第一時間給字幕組正版片源,在分工合作下,節目播出的4-5小時後中字視頻便會“出爐”,字幕組還會因此獲得部分報酬。

愛奇藝提供平台與資源,而字幕組付出時間與精力,兩者互相協作中得到各自所需的“利益”。不止如此,成立於新加坡的字幕組在線視頻聚合網站還成功的與華策影視達成合作,將華策旗下的劇集進行不同語言的轉換,達成國內劇集的“海外輸出”, 字幕組的影響力正在不斷的被行業平台看見。

另外,字幕組為了維護自身的收支平衡,開始在視頻中插入“貼片廣告”。“小紅脣”、“快看漫畫”等APP都在中字視頻推廣上達成了巨大的宣傳效益。 而正因為受眾瞭解字幕組對於中字視頻製作的付出,對廣告有着極高的接受度。

“字幕組接廣告也是為了能夠更好地運營下去,這點我們很理解”,一位資深韓綜愛好者這樣説道,與平台合作也許只能達到一分鐘十塊錢的小額收入,但是廣告卻能夠持久穩定的保證字幕組的運營。

字幕組的“商業化”是整個漢化行業初步進行的探索之一。

可以看得出的是,字幕組不論是對於版權的“把握”還是對於“商業化”的嘗試,都是為了能夠更好地進行系統化的產出,更快捷地為受眾提供更優質的內容資源。也許有一天,字幕組能在“灰色地帶”的夾縫開出一朵花來。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字幕組生存實記:平台政策收緊,新型盈利試水
字幕組生存實記:平台政策收緊,新型盈利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