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回來不簡單

谷歌公司高管首次承認,他們希望重新讓自己的搜索引擎在中國運行。

上週四,谷歌召開每週員工全體會議,提及“重返中國”話題。會後, 兩位知情人士接受採訪時表示,谷歌首席執行官Sundar Pichai在會上提到許多人關心的問題“谷歌為什麼會考慮重新返回中國?”時,明確將該公司在中國市場上採取的活動稱為“探索性嘗試”。

Google回來不簡單
Google回來不簡單
圖片攝於2011年,谷歌I/O大會現場,谷歌CEO Sundar Pichai(圖左)與谷歌公司聯合創始人Sergey Brin(圖右)

重返中國計劃由谷歌聯合創始人Sergey Brin展開討論 ,而Brin本人也曾主持2010年穀歌退出中國決策的具體制定工作當中。當時,Brin退出中國的決定得到了谷歌高管人員的廣泛讚揚,他們表示,寧願離開,也不希望自己的搜索工具被置於中國政府嚴格的管理規則之下。

然而,如今谷歌自身的觀點開始動搖。一部分谷歌員工認為,當時的撤退是一場代價高昂的失誤,導致谷歌公司在如今全球規模最大的互聯網市場上未能佔得一席之地,反而令百度、騰訊控股有限公司、美團以及阿里巴巴控股集團等企業成長為中國的搜索、通信、訂餐與購物巨頭。

其它一些美國科技企業則一直留在中國,並希望藉此從內部影響政府的決定。蘋果公司正是少數幾家能夠在中國發展出蓬勃業務的美國科技巨頭之一,其目前市值已經達到1萬億美元;如果能夠在中國這一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創建起像蘋果公司同樣的業務規模,那麼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本來有望率先突破這一市值大關;此外,Mozilla也是一家不願受到監查限制的公司,但其同樣選擇在中國運營專門的火狐瀏覽器版本,即調整自身作法而非直接選擇離開。

在2007年到2012年之間,參與谷歌搜索項目工作的軟件工程師Priyendra Deshwal表示,2010年穀歌曾就此事進行過內部辯論。他回憶稱,當時聯合創始人Larry Page與Brin在會議上回答了員工們提出的與中國相關的問題。不過,會議並沒有得出谷歌應當退出中國市場的明確結論。

Deshwal指出,“我們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兩面性。這是一場辯論,因為退出意味着谷歌將失去一個重大的商業機會,但這同時也表明谷歌公司在堅持自己的行事原則。”

Deshwal同時補充稱,Page與Brin將此舉作為谷歌“不作惡”座右銘的直接實例。“當時,谷歌公司根據自身原則做出了決定,即不希望在不符合中國國家運作方式的情況下運營自身業務。”

谷歌公司的另一位前任高管亦表示,雖然審議工作考慮到了可能由此帶來的商業影響,但谷歌認為,任何對在線信息流的限制性干預都可能引發負面結果,甚至影響到谷歌在世界其它市場上的品牌形象。

但據這位知情人士透露,如今隨着與中國接觸的商業案例不斷增加,在線審查問題開始變得更為細緻具體。德國開始出台嚴格的反仇恨言論規則,泰國限制了在網上發佈王室相關內容的範圍,歐洲亦提出相關法律,要求谷歌允許人們從搜索結果中刪除與之相關的舊有信息。這位知情人士表示,對於言論自由主義者來説,這些約束同樣屬於無法接受的在線審查方式。

此外,谷歌公司如今也迎來了另一位掌門人,即首席執行官Sundar Pichai,他個人在這方面的顧慮明顯更少。最近的有報道稱,谷歌公司正在為中國開發一種符合審查要求的搜索服務,而Pichai則於這次會議上向員工們證實了這一消息。該公司正在考慮推動這一存在爭議的項目,並將此項工作定位為“探索性”嘗試且尚處於“早期階段。”

根據《紐約時報》消息,Pichai現場向員工們表示,“如果我們希望承擔好自己的使命,就應當認真考慮如何在中國市場上做得更多。換句話説,我們目前距離在中國啟動搜索產品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谷歌重返中國的計劃代號為“Dragonfly”,直到最近被曝光之前,該項目一直對大多數員工保密。這次公佈的消息也在谷歌公司內部引起了軒然大波,約有1400名員工簽署了抗議此舉的信件,稱這會損害谷歌公司的價值取向。

在上週四的會議中,Pichai認為,剝奪中國人訪問谷歌產品權利的作法無濟於事。根據向彭博社提供的會議記錄來看,Pichai表示“我真心相信,當我們參與到世界各地的市場時,我們將能夠產生的積極的影響。而我認為我們也完全有理由在中國取得同樣的積極收效。”

曾主導2010年全面退出中國計劃的Brin在上週四的會議上,表現出模稜兩可的態度。他在迴應員工們的提問時模糊地表示,關於中國項目的問題“每年都會出現,我們也在努力探索應該以怎樣的方式解決。”“我們能夠向中國傳遞一些東西,這很棒。你知道,這類工作往往緩慢而複雜。”

2017年,一位中國立法者曾表示,中國希望優先將谷歌學術(一款用於搜索在線學術出版物的工具)引入國內。上週四,Brin也確實將該產品作為谷歌公司努力迴歸中國(以及做出相關妥協)的急先鋒。他指出,在中國發布穀歌學術服務“需要根據政府的要求做出一定程度的取捨,同時也需要向各合作伙伴提供某種形式的引導與警告。”

相較於谷歌的重返中國之旅,其與五角大樓之間的合作項目近來才真正引起了廣泛關注。今年早些時候,員工們曾經強烈反對Maven項目——這是一份與美國國防部簽訂的合約,旨在利用人工智能技術對軍用無人機的拍攝內容進行分析。事實上,Maven項目激起的反對之聲甚至高過了Dragonfly項目。

也有一部分谷歌員工在內部留言板上表示支持Dragonfly項目。其中一位員工在彭博社的新聞報道中寫道,谷歌公司擁有着組織全球信息流的使命,因此其絕對沒有理由對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説不;另一位則表示,對國家的整體抵制,無法影響中國政府或者“帶來任何積極有效的變化。”

谷歌公司離開中國的決定也與其互聯網競爭對手Mozilla公司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後者已經在中國堅持運營十多年,其火狐瀏覽器與中國搜索引擎合作以提供政府要求的審查結果。根據Mozilla公司前任高管Andreas Gal所言,Mozilla的中文業務與該公司的其它部門分別運營,且在中國發布的軟件工具並非開源——這令一部分工程師感到非常不快。

Gal表示,“我記得我們從來沒有討論過把整體業務撤退中國。為了在中國開展業務,大家必須要在道德方面做出一定程度的妥協。”

即使谷歌公司面臨着內部員工的投訴壓力拿出了誠意,仍然不能保證中國政府會接受其順利重新迴歸這片廣闊的市場。

Deshwal表示,他對谷歌公司現在還是否有能力提供一整套受歡迎的中文搜索服務感到懷疑。他指出,“我看不出他們有什麼能力重新奪取到這一主要搜索市場上的重要份額。在這方面,我甚至願意打賭,百度在目前的中國搜索市場上長期佔有主導地位。”
於2014年離職的谷歌風險投資公司合夥人兼產品負責人 Wesley Chan 則表示,谷歌這位搜索巨頭在2010年做出的實際上是正確的決定。他補充稱,“當時離開時,谷歌確實已經面臨着很大的壓力。”

來源:Bloomberg、Business Insider

編譯整理:科技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