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題圖:北大國發院BiMBA商學院院長  陳春花

在回顧改革開放40年的時候,中間需要找一條線路,這也是我自己研究的線路——中國企業的價值進化。

文 / 春暖花開

1、中國企業的40年價值進步

從1980年初開始,中國就開始實行市場改革以及對外開放政策,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開始誕生真正的企業家和企業羣體。

例如改革開放的初始,第一個設立的寶鋼,1980年中外合資企業的出現,1981年很多中國企業真正走向成長,到了1982年、1983年,特別是1984年,大量中國企業出現,這就使得整個企業家羣體不斷湧現。

到了1999年,出現了我們最想看到的情形——企業真正滿足了整個社會的供應需求,中國正式告別供應短缺型經濟,開始供大於求的階段。

2000年,中國經濟步入第二期工業化進程,產業升級展開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是產業轉型。

2004年中國企業正式進入全球市場,這期間有兩個標誌性事件,聯想收購了IBM的PC部分,TCL收購了法國的湯姆遜。

2012年,互聯網技術出現,中國企業開始與全球同行站在同一起跑線上。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2、不用規模,用可持續來衡量企業發展

2012年之後,一個最鼓舞人心的地方是中國的企業開始真正以品牌出現在終端的消費者內心。這些品牌開始在全球範圍內,被非常多的消費者認知。

比如上個月我在美國洛杉磯做英文書首發,最特別的感受是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用支付寶。實際上,你會看到中國企業已經出現在終端消費者的心目中。

這40年我也陪伴了很多中國企業的持續成長,最深的感受在於最重要的不是企業的大小,而是企業的可持續。從我的研究角度來看,檢驗企業的可持續性發展,其實要看三個層面。

·第一個層面:效率與價值。你的效率和價值創造,才可以真正幫助企業持續地活下去。

·第二個層面:推動進步。你對於整個社會進步的推動,包括你對於行業進步的推動,付出的努力是多少?

·第三個層面:承擔責任。在社會當中,你能承擔的責任是什麼?在這個責任之下,你所做的價值創造是什麼?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所以,我在衡量企業的時候,不是用規模去做,實際上用了可持續性去做。我一直在不斷地研究,可持續發展的企業到底應該由什麼樣的要素構成?在90年代初期,我確定自己的研究框架的時候,設立一個標準,將可持續成長企業的8個特徵,稱之為優秀企業的標準。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3、中國企業需要一場質量革命,引領未來

經歷了40年高速發展之後,中國企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來一場質量革命。這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產品質量,而是我們能不能做到整個企業的質量發展,推動和引領未來。在這場質量革命當中,我們要做到八個最重要的特徵。

1.成長性,即「可持續性」

第一個特徵,就是成長性,即「可持續性」。我們看一個企業的成長性,最重要的是三樣東西。

·你可不可以與顧客一起成長?今天很多企業被淘汰並不是因為技術,而是顧客淘汰了它。

·你對行業的進步和發展,貢獻了多少力量?我一直比較堅持單一的企業不能夠發展,必須放在一個行業當中,只有這個行業的持續發展,才會幫助這個企業的成長。

·你的員工能不能夠持續地去成長?

只要我們在這三個方面做出努力、去成長的時候,我們就會擁有成長性,也就是你的可持續性。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2.創新性

第二個特徵是創新。創新是今天被討論最多的一個話題,幾乎在任何領域、任何場合,我們都會討論創新。

在討論創新這個概念的時候,我深受熊彼特理論的影響。熊彼特認為創新必須得到結果,這個結果會反映在五個領域:新產品、新的替代原材料、新市場、新的商業模式、新的企業組合。

我之前在給德魯克的著作《創新與企業家精神》寫序的時候,在理解創新的部分,我用了一句話:創新必須用行動求得結果,如果我們不能用行動求得結果,實際上是很難談創新的。

3.企業與環境的「匹配能力」

第三個特徵是企業與環境的「匹配能力」,這是你與環境的匹配能力是否能真正匹配得上。

今天環境最大的特徵是不斷地變化,就像很多人都在討論整個宏觀環境,在對2019年做預測。從企業的角度來看,重要的不是預測升還是跌,變得更好還是更有挑戰,而是你要接受這個環境是這樣的,這樣你才能真正在這個環境中找尋你的機會。

所以,我建議要不斷地把自己的經驗和習慣往下放,不斷地接受變化的不確定性和變化帶來的挑戰。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4.領導層

第四個特徵是領導層。今天其實更需要領導者去解決價值觀牽引的問題。在一個完全不確定的狀態下,領導者的這些特質變得更加重要:

·堅定的價值取捨;

·擁有企業家精神,並變成全員擁有的企業家精神;

·戰略思維和視野更廣泛、更具包容性以及洞見性;

·第一代與第二代領導人的傳承。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5.價值鏈與價值網絡

第五個特徵是價值鏈與價值網絡。你是否可以把價值鏈和價值網絡與企業組合起來,與員工、投資人、上下游夥伴,甚至與顧客、社會形成命運的共同體?

最近,我在新書《共生》中提出:我們必須是一個共生型的組織,在這個狀態下找到一個共同生存和成長的空間和可能性。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6.產品和技術在市場中具有競爭力

第六個特徵是產品和技術在市場中真正具有競爭力。今天很多人討論商業模式,這個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最根本的是迴歸到產品。

今天技術的影響力和推動作用變得非常強,如果我們不能落實到產品和技術,使這兩個部分具有更強大的競爭力,我們其實沒有辦法在市場中獲得生存空間和機會。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7.全球化能力

第七個特徵是全球化能力。今天,大家都感受到全球的經濟,尤其是中美之間的貿易,讓全球化變得很艱難,或者跟以往不同。

反過來,我希望大家理解,不管外部的市場和環境如何變,檢驗可持續發展的能力必須有全球化能力。如果我們沒有能力用一個全球的標準來檢驗自己的企業,實際上是沒有辦法接受動盪的環境和變化,對你的挑戰是具有這個能力。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8.有效的「治理結構」

第八個特徵是有效的治理結構,即通過治理結構來解決企業的持有者和經營者,共同承擔整體的責任,解決可持續性、根本性的保障。治理結構如何規範,如何有效設立,是企業能不能真正做到可持續性的基本保障。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4、全新時代,已經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我在這裏引用這張圖,是想告訴大家,不管你怎樣理解全球的變化和趨勢,一定要理解一個事實,這40年中國已經成為世界最重要的商業大國。中國對於全球經濟的影響,已經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我們要了解我們與世界的關係,與市場的關係。所以我用了「新時代」這個詞來描述,今天我們所面對的市場,是一個全新的時代,與過去最大的不同,在於有四點是非常明確的。

第一,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行動綱領和發展藍圖是非常明確的。在這樣的藍圖之下,我們如何佈局自己的產業,佈局發展空間,佈局可持續性,這是可以探討的重要部分。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陳春花:下個40年——全新時代已然確定的四件事

第二,我們所關心的機會,其實來源於一個重要的機會,如何解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為什麼很多新興的產業、新興的企業,有着非常快的發展速度和強勁的增長空間,這源於它與新的需求做了非常好的組合。當這個組合能很好匹配核心矛盾所帶來的新空間,機會就釋放出來了。

第三,我們要認真探討中國與世界發展格局的機遇,以及如何理解彼此。這就需要調整我們自己的認知,不再用國內的經驗看世界,不用原有的核心優勢來面對全球市場。

最後,我們所有人都不得不接受的現實,變革不會以你的意志為轉移,不管你是否準備好。

有人問我,面對下一個40年,你最想説一句話是什麼?我依然還是這句話:持續地改革開放。就像我在即將發佈的新書《順德40年》中提到的,在改革開放的40年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其實是沒什麼東西是可以借鑑的,一切都從實踐中來,再放到實踐中做檢驗。如果我們不能從實踐中來,回到實踐中做檢驗,實際上很難找到自己的路徑。

我們一直希望學到什麼或者借鑑什麼,但是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像過去40年那樣做,不斷地去實踐,不斷去尋求答案。這是改革開放40年我們取得成效的最重要的力量,也是我們致敬改革開放40年,給自己定力的部分。通過行動,我們不斷去尋找機會,下一個40年比使命更重要的還是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