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領讀 | 娶走校花的兄弟,你過得還好嗎?

36氪專門為讀書設立了【36氪領讀】欄目,篩選一些值得讀的書,並提供一些書摘。希望你手邊有一本稱心的書,讓讀書這場運動繼續下去。

關於經濟學,你想知道的都在這裏。看見無形但卻無處不在的經濟學之手,更好地指導現實生活。 把握全局和未來,是你掌控真實世界的關鍵一步。全民學習的時代,站在更高處,才能擁有更好的未來。

為什麼標王總是報價太高?

20世紀70年代,研究油田拍賣的幾位工程師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假設有個油田的開採權要拍賣,有很多家石油公司來競拍。誰也不知道這個油田在地下的儲量到底有多少,只能靠自己猜。每個公司都會給這個油田一個估值。每個公司都按照自己對這個油田的估值報價。

一般來説,公司會按照比自己的估值低一些的價格報價,而報價最高的公司獲得油田的開採權。但在現實的拍賣中結果如何呢?這三位工程師發現,一般來説,競拍中的贏家往往會變成輸家。

為什麼這麼説呢?因為,最糟糕的情況是,油田的價值沒有競拍成功的公司的報價高,這家公司花的錢越多,虧得也就越多。稍微好一點的情況是,這個油田的價值比公司的報價高,但沒有公司當初的估值高,所以公司也會覺得吃虧了。這就叫“贏家的詛咒”。

真的有“贏家的詛咒”嗎?還是説這只是一種極為反常的現象呢?1983年,兩位經濟學家馬克斯·巴澤爾曼(Max Bazerman)和威廉姆·薩繆爾森(William Samuelson)做了個實驗。他們在課堂上拍賣一個存錢罐子,罐子裏裝滿了硬幣。學生們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錢。每個學生都來猜,到底裏面有多少錢。猜完了就競價,出價最高的學生獲得這個罐子和裏面的硬幣。

罐子裏實際上有8美元的硬幣。他們做了很多次實驗。學生們的猜測各不相同,平均估值是5.13美元。也就是説,大部分學生對罐子的估值都遠低於真實價值。贏家的出價平均是10.01美元,這意味着,平均每個贏家要虧損2.01美元。要是經濟學家每堂課都做一回這個實驗,他們還能賺一筆小小的外快呢。

贏家的苦惱

課堂實驗或許無法代表真實世界。但在現實生活中,“贏家的詛咒”比比皆是。比如,在1969年阿拉斯加北灣油田的拍賣中,贏家的出價是9億美元,而次高的標價是3.7億美元。這是不符合理性假設的。如果按照理性假設,贏家的報價和次高的報價應該相差不多才對。這只是一個特例嗎?不是。研究者觀察了很多油田競拍,發現在26%的案例中,中標價是次高價的4倍甚至更高,在77%的案例中,中標價至少是次高價的2倍以上。

從1954年到1969年,墨西哥海灣地區拍賣出了1000多份租約,其中有62%的租約是賠錢的,另有16%的租約勉強持平,只有22%的租約最後雖然賺了錢,但收益率並不高。

我們再來看看身邊的例子,最典型的就是央視廣告“標王”。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各家企業爭相在央視砸下重金,搶奪“標王”的桂冠。

1995年孔府宴酒的中標金額是0.31億元,2015年翼龍貸花了3.6951億元,才拿下“標王”稱號。翼龍貸是一家P2P企業,董事長是王思聰。榮登“標王”寶座的企業當然有好企業,比如茅台,但大部分“標王”很快就變成了“倒王”。聽我給你報報它們的名字:孔府宴酒、秦池酒、愛多VCD、步步高和熊貓手機。你要是知道這些名字,只能暴露自己的年齡了。

“贏家的詛咒”糾纏着這些曾經風光一時的企業:2002年,孔府宴酒聲明破產;秦池酒已經無人知曉;2004年愛多VCD的掌門人胡志標被判有期徒刑8年;2005年熊貓手機的前掌門人馬志平因涉嫌“虛報註冊資本”被批捕。即使是那些沒有淪為破產的“標王”企業,在成為“標王”之後就真的平步青雲了嗎?恐怕這裏面的苦悶,只有它們自己知道。

2007年,中投還沒有正式成立,就匆忙宣佈投資30億美元購買美國黑石集團的股權。我在當時專門寫過一篇文章,反對這筆交易。結果如何呢?這成了中投第一筆賠錢的買賣。2016年,中國足協以年薪1.47億元的天價聘請意大利教練裏皮為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主教練,我仍然反對這筆交易。我當然希望裏皮能夠創造奇蹟,不過,奇蹟會不會發生,我們還是等等再看吧。

該不該追求校花?

為什麼總是會有“贏家的詛咒”呢?有兩個原因。首先,最根本的原因是信息不對稱,因為競拍者不知道標的物的真正價值,所以只能靠主觀猜測,這就會帶來判斷失誤。其次,最直接的原因是傲慢。贏家過於自負,總認為自己比市場上其他參與者的判斷更為準確,而且求勝心切,志在必得。抱着這樣的心態,不犯錯誤那才叫反常。

在學校的時候,校花是我們暗戀的對象。校花的周圍有很多追求者,他們都要對校花的真實價值做出評估,然後報價,報價最高者勝出。那個把校花娶走的哥們,一定是付出的代價最高的。許多年過去了,娶走校花的兄弟,你過得還好嗎?內心的蒼涼和失落,要不要找個人訴説?

存在“贏家的詛咒”,對贏家也好,對其他競拍者也好,都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我們不想當受到詛咒的贏家,我們該怎麼辦呢?如果你非常世故,你應該選擇不參與競拍。我反對收購黑石的最主要的理由就是:黑石是幹什麼的?黑石是一傢俬人股權投資公司,它最擅長的就是把不值錢的企業包裝好了賣個高價。現在它要賣自己,難道我們還不知道它想幹什麼嗎?但是,總是退出競拍也不是萬全之策。排名第一的校花被娶走了,大家又會競拍排名第二的校花,如果你總是不出手,最後只能落得一個孤家寡人。

如果你非常狡猾,你可以讓贏家先買走,然後做空贏家。你可以先讓那個哥們把校花娶走,然後等他們過不下去了,再乘虛而入。但這是非常危險的策略。我們強烈譴責這種不道德的行為。

最好的辦法是什麼?最好的辦法是把我這篇文章和你的哥們一起分享,讓大家都明白這個道理。越是競爭者人多,越要謹慎求實,大家平心靜氣地談談,校花到底值不值得花那麼高的代價去追。或許,大家就會改變當初的衝動想法,不去追校花了,然後,你就可以去追她了。

36氪領讀 | 娶走校花的兄弟,你過得還好嗎?
36氪領讀 | 娶走校花的兄弟,你過得還好嗎?

大局觀:真實世界中的經濟學思維

何帆

作者簡介

何帆

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經濟學教授、海上絲路研究中心主任。中國人民銀行匯率專家組成員、財政部國際司顧問、商務部WTO司顧問、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副會長、新興經濟體研究會副會長、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特約評論員、新華社特約觀察員、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青年全球領袖、亞洲社會青年領袖、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青年領袖、央行行長及學者30人小組(Bellagio Group)成員。

主要研究領域包括:中國宏觀經濟、國際金融和國際政治經濟學。已出版10 餘部專着,在國內外專業期刊發表學術論文100 多篇。

“得到”App專欄《何帆大局觀》《何帆的北大讀書俱樂部》主理人。

內容簡介

這是一座經濟學家搭建的思維訓練營。何帆把你關切的問題放到時代大局中,以經濟學的思維方法,拆解、辨析、探尋解決方案。學什麼專業?換什麼工作?我們老了應該把房子賣給誰?銀行是幹什麼的?GDP是怎麼算出來的?當你居高臨下俯瞰大局,看到的將是理論之外的真實世界,是並不完美但千變萬化的經濟學,它能幫助你更好地把握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