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激辩实录: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

黑马激辩实录: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
黑马激辩实录: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

2018新消费产业独角兽峰会上,黑马杰出校友组成的两支辩论队伍针对“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论题,展开了激烈辩论。

创业家&i黑马讯(李夜)12月2日消息,由创业家&i黑马主办,旗下产业媒体野草新消费承办的“2018新消费产业独角兽峰会”在京举行,黑马杰出校友组成的两支辩论队伍针对“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论题,展开了激烈辩论。

本场辩论人员介绍:

正方:新零售应该重做:正方一辩·繁星轻医美创始人、俞熔实验室学员刘腾飞,正方二辩·捷翔饮品创始人、黑马营11期学员王根祖,正方三辩·shape创始人、周炜实验室学员曾翔

反方:新零售应该轻做:有请反方一辩·KDD集团创始人、黑马营第10期学员王文钢,反方二辩·优菜科技创始人、王岑实验室学员周游,反方三辩·艾佳生活CEO、黑马营4期学员潘定国

主持人: 创业黑马城市研究院执行院长崔葆华

以下为辩论节选,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

一、立论

正方一辩·繁星轻医美创始人、俞熔实验室学员刘腾飞:今天,辩论的主题是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我们轻做。如果在2014年,我们相信选择轻做的人占大多数,因为大家都在谈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快鱼吃慢鱼。但是这个观点到了今天不实用了,2014年、2015年创业大旗飘扬,每个人都希望通过一个小小的APP去撬动整个行业的变革,试图赶上移动互联网的末班车。时间到了2018年,互联网的下半场,流量越来越贵,创业大街比几年前冷了很多。喧嚣过后,大家的视角回归到了用户体验、效率上。这些新零售代表企业,哪一个做轻了呢?用户体验无小事。投机取巧的创业者,在2017年已经退缩了。没有竞争壁垒的创业者,也活不到下一个周期。其实,创业最忌讳的就是避重就轻。谢谢大家。

黑马激辩实录: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
黑马激辩实录: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

反方一辩·KDD集团创始人、黑马营第10期学员王文钢:大家好,我是做一个号称重的珠宝业的王文钢。刚刚,前方辩友解释了什么叫新零售。接下来,我说一件事,就是压根没有新零售。不管新还是旧,都是做零售。回头看历史,过去四年的新零售革命里,没有一次彻底颠覆过人货场的逻辑。每一次革命,不是彻底把人货场倒过来还是倒过去,只不过是从一个或者几个环节下手的过程。我们更愿意把它叫做迭代式升级,而不是新旧零售或者模式替代。这个迭代,有点飞起来的感觉。怎么飞呢?就是轻。

过去几年,有一件事情特别不轻,我们看到所有中国消费的市场总额,使了这么大劲,最新数据也只是年增长9%。综合零售线下,也不过6%。到底新在哪呢?轻在哪呢?什么在变?我举几个例子大家想一想。有什么变呢?是货吗?是这些新零售的品牌兄弟们?你们告诉我咖啡不再是咖啡吗?场也没有变,卖来卖去。只有一件事叫渠道费用,它依然很高,20%到40%。是人吗?每年2000万人结婚,1000万人毕业。他们变了吗?变的,飞起来了,这些年抓住了货品低价的国美、苏宁飞起来了,抓住了物流快的京东飞起来了。

二、攻辩

反方二辩·优菜科技创始人、王岑实验室学员周游:刚刚,对方辨友谈到了很多重理念。我们都是品牌的创始人,在面对业务的时候,始终绕不过的一个问题就是要回答我是谁?消费者为什么选择我?当下,如果我们漫步曾经繁华的商业街,就会发现曾经的店铺都会关门大吉。一度人满为患的购物中心也是城头变换大王旗,几个月招牌就会换一遍。如果是做制造业的,我们会发现很多中国工厂都是产能不足,甚至是停工。我们就想问一下正方的辩友们,你们凭什么会比他们做得好?为什么你们就不能重蹈覆辙?

在这方面,一些成功的品牌给了我们很多启示。神奇的苹果,没有任何的工厂。这在全球都是公开的秘密。一瓶汽水卖遍全球的可口可乐。他们没有工厂,还是饮料之王。很多新兴企业,比如小米、蚂蚁金服等等。这些企业,都给我们做了很好的启示。为什么那么多传统银行会恐惧这些呢?所以我们要思考的是,我们要回到我们的本质,本质不是做,是离消费者越来越近。一些数据告诉我们,在中国到店的人数以将近10%的数字下降。如果大家认为这是中国国情,美国的到店数字和消费人群已经持续几年在下降了。所以,做重不是核心竞争力,而是离消费者越近,是符合消费者的期望。达到他们的需求,才是我们做轻的根本。

正方二辩·捷翔饮品创始人、黑马营11期学员王根祖:对方辩友否定了新零售,他没有讲新零售是新好还是旧好。我查了一下新零售的概念,新零售是解决了线上加线下,以及加现代物流深度融合的一个新的满足消费升级的零售。这是第一个回到了新零售这个主题的问题。

第二个,我说一下到底是轻还是重。新零售包含了三个部分:一个是线上,一个是线下,还有一个是现代物流。

什么是轻?就是这三个环节只做其中一部分,而不是两部分,更不是全部做,这就是轻。今天上午,很多嘉宾阐述了同样的观点。如果只做一部分,比如你做最简单的线上部分,实际上,你没有办法达到深度融合,不能给客户创造真正的价值。为什么大家会选择做轻呢?我分析了一下。因为做轻比较简单,做轻比较聚焦,做轻比较快。但今天,简单实际上是没有价值的。今天,如果聚焦单独的突破,单独突破是没有意义的。新零售是一个系统。

他们讲到快,今天快就是慢。在发展中国家,创业的门槛就是苦逼。所以我们认为一定要从整个系统方面,整体上给客户创造价值。我们一直在讲重新垂直,我没有听说过轻度垂直。所以,我认为做新零售必须要重,只有这样才能够给客户创造价值。

三、自由辩论

正方三辩·shape创始人、周炜实验室学员曾翔:刚刚,举的三个例子,苹果和可口可乐恰恰是已经生存了几十年、上百年的公司,他们正是因为前期做重,创建了自己的行业壁垒和消费者对于自己的认知,从而在后面的发展中剥离了自己的重资产,然后做轻。我们作为创业企业,在新零售刚刚起来的创业者,我们一定要因材施教,一定不能盲目模仿国外大企业做轻。

黑马激辩实录: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
黑马激辩实录: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

反方一辩·KDD集团创始人、黑马营第10期学员王文钢:请问,苹果和可乐是重还是轻?

正方二辩·捷翔饮品创始人、黑马营11期学员王根祖:一辨讲自己做得非常重,今天他在台上呼吁创业者做轻,我有理由怀疑,对方在故意误导友商。

反方三辩·艾佳生活CEO、黑马营4期学员潘定国:因为我是从做重开始的,我把天派、地派融合,大家可以看一下,今天的BAT是做重做起来的吗?今天的京东、天猫,跟国美、苏宁PK,重的占优势了吗?今天京东做这么重,为什么跟拼多多,没有办法PK。

我们的服务很长,但是我换了一种思路,全行业都是产能过剩,我为什么还要自己建展厅?全行业设计师这么多的时候,我为什么还要招设计师?全行业有这么多的家居厂,我为什么自己还要家开厂?当你做得很重,这意味着你的速度、效率都很差,所以起不来。拿艾佳生活来说,我们在特别长链条、重服务的领域。我们用轻的逻辑,做得特别快。

正方二辩·捷翔饮品创始人、黑马营11期学员王根祖:对方辨友偷换了一个概念。到底什么是轻,什么是重?我们认为新零售的三个环节,首先讨论的是新零售的环节。第二,我们讨论的重,是这三个环节都做才算重,而只做某一个环节才是轻。对方请了那么多设计师,开了那么多的线下展厅,实际上证明了我方的观点一定要做重。

反方二辩·优菜科技创始人、王岑实验室学员周游:我们刚刚提到了苹果是自营控制的品牌公司,一样是没有厂。到底什么是重呢?我问你个问题,如果从头到尾全产业链都做是重,每个产业链的环节都做一点,最精细地方叫不叫轻?

正方二辩·捷翔饮品创始人、黑马营11期学员王根祖:我们讨论的是新零售。

反方二辩·优菜科技创始人、王岑实验室学员周游:我们做的都很轻。

正方二辩·捷翔饮品创始人、黑马营11期学员王根祖:我们认为的重,是线上加线下加物流,都要涉及到,我们认为这个是重。

正方一辩·繁星轻医美创始人、俞熔实验室学员刘腾飞:对于我们来说,做重的目的是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体验,给行业的效率带来极大的提升。为什么要做重?作为创业公司和新零售的代表,我们做重的目的是为了让消费者更满意,能够创建起自己的行业壁垒,能够防止大公司在不经意间或者把你摧毁。因此,做重是小公司、创业公司、新零售公司创建自己核心壁垒的唯一方式。谢谢。

反方三辩·艾佳生活CEO、黑马营4期学员潘定国:创业公司资源有限,做这么重以后,也不能把行业彻底进行优化。比如家装行业的设计师,传统公司是线下获客,也就是设计师到你家出方案,让你选择的方式。一个设计师一个月做3到5单,而且消费者体验也不好。因为每个设计师的水平不一样,给用户的体验也就不一样了。当你做线上转单的时候,你可以把香港的设计师集成进来服务上万客户,一个人一个月可以转上千单。这就是效率。当你把大牌设计师请到线上提供服务的时候,这种体验是完全不同的。你会对整个行业的逻辑形成巨大的颠覆。

正方一辩·繁星轻医美创始人、俞熔实验室学员刘腾飞:对方在偷换概念,重不等于笨重,也不等于全部做线下。我们关注用户体验,不是全部把精力和资产投入到线下。我觉得对方在混淆概念。

黑马激辩实录: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
黑马激辩实录: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

正方三辩·shape创始人、周炜实验室学员曾翔:说到做平台,在很多平台,缺少机会,大部分创业者需要从供应链全方位去满足客户的需求。做重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接近用户,全方位服务用户。这必须把握人货场物流四方向,至少掌握一方技能,才能为客户提供增值服务。做平台,不意味着一定要做轻,一定抓住人货场和物流的某个方面,深入了解,总结出自己的经验,才有可能做平台。如果没有行业经验,一个阳春白雪做平台,肯定是不能成功的。可口可乐、苹果比较轻,但他们是经过很长时间的积累,抓住突破这个设计口和规划,把行业的资源拢过来,做一个看起来轻,实际上很重的事。

反方二辩·优菜科技创始人、王岑实验室学员周游:什么叫重?其实,对方辩友说了我们的观点,叫相对的轻。什么意思呢?不要盲目地快速,也不要狠狠底重做,抓住重点环节,瞄住以后,狠狠做。所以,我方观点再次重申一下,我们的轻叫相对的轻,不要上来就盲目颠覆行业,也不要上来就一统天下。我们就是抓准每个细节,轻轻的一针见血,把它做重。

正方一辩·繁星轻医美创始人、俞熔实验室学员刘腾飞:重不是一味的重。什么是关键环节呢?消费者重视的每个环节都是关键环节。

崔葆华:非常激烈,正方的时间已经用完了,反方还剩15秒。

反方二辩·优菜科技创始人、王岑实验室学员周游:正方讲的事情,都是给我们做铺垫的,我们相对的轻,就是要我在一些消费者最近的核心部位,做重,才变成相对的轻。

四、总结

反方三辩·艾佳生活CEO、黑马营4期学员潘定国:移动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所有行业都是产能过剩。大到行业小到消费习惯,都在彻底改变当下。作为创业者,我们一定要想我们核心要打造什么?通过我这几年的实践,我们认为真正的C端思维是核心。不管是重还是轻,不管你是重线上还是重线下。我认为你能不能真正抓住消费者,以我所做的大家居还是其他行业而言,我认为这些都是B端思维,都在想我怎么赚钱,我从哪里导流,都在想我,而没有想用户。我做的几个板块,如果说最核心的改变,其实是改变这个行业里面的C端思维,这是第一点。

黑马激辩实录: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
黑马激辩实录:新零售要重做还是轻做?

第二点,我们一直在努力改变的是什么呢?努力改变的不 是重,也不是轻。努力改变的是你能不能让你所在的产业链条的所有环节做成实时在线。若果你真正把它做成实时在线,你才能实现网络协同效应。在网络协同效应的基础上,你才能对整个行业链条进行重新优化,让整个行业的效率提高,让用户体验做得更好一些。

综上,第一,站在C端思维去看问题。第二,能不能把自己的环节做成产业链条的实时在线。

正方三辩·shape创始人、周炜实验室学员曾翔:首先,我非常认可对方辨友的观点,是零售没有新零售,它就是零售。零售,大家都知道,零售就是一个重的事情。它不是传统意义上轻的事情。我方认为零售必须涉及到人、货、场、物流。

下面,我方从两方面讲为什么一定要做重。

第一,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讲,最终我们要更贴近消费者,更好的满足消费者的变化需求,这样才能做出一个新感觉的零售公司。但如果我们对于人货场物流没有基本的了解,没有行业知识把控的话,很难做出新的体验。

第二,从创业者和公司的角度来讲,创业市场有很大的变化,尤其在互联网流量方面,最近这一两年增长放缓,如果你还是抱着一上来就想颠覆行业的方式做一个平台,我想胜出的可能性寥寥无几。光靠流量做平台,对于创业者来说,无异于痴人说梦。如果你出身产业,出身某一个行业,你有丰富的行业经验,或者自己有很强的消费者C端的经验和想法,你找一个行业合伙人,不管怎么样搭配、组合,团队必须有很强的行业背景和很强的行业运作能力,才有可能把这些事情做成。所以不管从怎么更好地贴近用户,适应新的消费需求变化,还是从创业者创业成功的可能性来讲,我方建议大家做重,找一个更加重的团队全方位去拥抱行业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