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旗下的互聯網

紅旗下的互聯網
紅旗下的互聯網

24年前,崔健在《紅旗下的蛋》中唱:“錢在空中飄蕩,我們沒有理想。雖然空氣新鮮,可看不見更遠地方。”

誰是互聯網世界前行的引領者

2016年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尚未“退休”的馬雲老師,科普了1865年的英國紅旗法案。

在英國政府當年的規定裏,為行車安全,必須有一個人在車前50米搖動紅旗,為機動車開道。汽車行駛不能越過紅旗。

“這樣的紅旗法案今天在全世界各國依然存在。”

可惜,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全世界的互聯網巨頭幾乎都不在場。美國硅谷的代表沒來,Google CEO劈柴哥沒來,微軟CEO納德拉、蘋果CEO庫克、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和特斯拉CEO馬斯克,也不在。

坐在台下的,是李彥宏、馬化騰和國內新晉的獨角獸們。

這幾面招搖的紅旗,已經立在了互聯網的車頭。

大會後的2017年,國內產生了124只獨角獸。其中,50.8%的公司與BAT有直接或間接的股權關係。

從文娛、電商到出行,巨頭的身影無處不在。獨角獸榜單中估值超過 50 億美元的公司達到 23 家,和 BAT 掛鈎的有21家,佔比 90%以上。而且估值越高,和 BAT 掛鈎的關聯性就更強。

那一年,進入“鯨魚俱樂部”(估值超過百億美金)的公司有 11 家。其中,螞蟻金服、菜鳥網絡屬於阿里拆分業務;陸金所和京東金融,則有騰訊佔股。小米科技和寧德時代背後都被雲鋒基金投資過,和阿里“沾親”。

而作為小獨角獸的TMD,從頭到尾都沒逃得開。王興想要獨立,在阿里領投美團的那段期間,也不忘在寫自己的《九敗一勝》中標註:“2011年阿里巴巴領投美團網5000萬美元,屬於財務投資”。

隨後,百度的糯米,騰訊的大眾點評圍攻上來。權衡之下,美團接受騰訊投資,而餓了麼則劃歸到阿里旗下,如今與口碑合併成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務公司,對位美團。

路有兩條,拒絕投資,結局有可能是覆滅;接受投資,被冠以巨頭之姓。相比前者,後者明顯要輕鬆的多。

所有人都看在眼裏,置若罔聞。

一篇《騰訊沒有理想》的業界拷問,再犀利也不可能放緩巨頭“插紅旗”的步伐。

強調“獨立不站隊”的今日頭條,因多個板塊被舉報整改,而在年初以不正當競爭為由,對百度發起訴訟,六個月後訴訟對象多了一個騰訊。

頭條認為騰訊封殺抖音鏈接,騰訊則表示是算法問題。而彼時的微視,已經被放入微信的朋友圈入口。

知情人士爆料稱,在頭條此前的融資中,騰訊本想直接投資,但未能如願,最後曲線通過第三方基金間接投進去很少一點。

看似獨善其身的阿里,則早已通過佔股30%的新浪微博,悄然接近了頭條。

獨角獸不管怎麼掙扎,身上總或多或少帶着點BAT的痕跡。而那些真正獨立成長和壯大的企業們,更是喜憂參半。他們既想繼續壯大,又很清楚壯大到一定程度後,等在前方的會有什麼。

“我沒有敵人,阿里巴巴沒有競爭對手。”

一年前參加美國中小企業論壇時,馬老師放下了這樣一句話。這句話他也對京東説過。那時他説要培養更多京東一樣的企業。

這次論壇上,“京東”被替換成了“亞馬遜”。

紅旗繼續招展。

被壓制的互聯網世界

互聯網的語境下,所謂獨角獸,都是手持紅旗的存在。在阿里待了八年的程維深諳此道。

24億資金消耗殆盡後,滴滴和快的握手言和,壟斷的網約車市場份額在90%以上。

滴滴背後的騰訊和快的背後的阿里紛紛表示:“可喜可賀,造福市場。”

“大未必好,夢想並非金錢造”的不滿,被慶祝的禮花淹沒。神州、易到加起來不足10%市場份額,面對滴滴這尊龐然大物,只能繞路而行。

可哪輛車能繞的到紅旗前面?

與快的合併後,滴滴迅速推出專車服務,瓜分高端用車市場。傳統的出租車行業被擠壓到臨界點,補貼大戰時,網約車司機的收入在出租車司機的兩到四倍。不少出租車司機由此轉行。

快的之後,滴滴收購Uber中國,市場拓展到日本、墨西哥、澳大利亞等海外各地。在這時,程維遇到了同樣插紅旗的王興。

對程維而言,沒人可以將網約車的紅旗插在自己前面。

美團打車落地南京後,新一輪補貼大戰打響,用車費用一降再降,本來坐公交車回家的買菜大媽,拎着滴水的活魚,打了輛網約車,“反正價錢差不多。”

而上海打車一戰後,程維在美團的外賣跑道上,插了另一面旗。

這時,美團的紅旗插向了共享單車,全資收購摩拜。滴滴復活小藍單車,阿里力捧哈羅單車,紅旗之間,ofo戴威彷徨四顧,“跪着也要活下去”。

7月,三家供應商起訴ofo欠款的供應商,其中拖仍欠鳳凰自行車貨款及費用高達人民幣6815萬元。法院最終凍結了ofo主體東峽大通在某銀行的112.9萬元存款。從物錢供應到房屋糾紛,ofo錢荒已是不爭的事實。

朱嘯虎一年前給ofo站台時曾説,ofo的單車3個月可賺回成本,6個月可結束共享單車之戰。但幾個月後,他將ofo股份轉手阿里,套現30億美元光速退出。

馬上入冬,路上騎車的人更少了,ofo能不能撐過這個冬天,是所有人都關心的問題。

路邊閒置的小黃車,意味着唯快不破、唯錢多不破的傳説正在失靈。目光所及的前路,被巨頭插滿紅旗,點燃烽火。

誰都想把自己的紅旗插在最前面。

風口是崛起的唯一機會

這一屆的互聯網大會上,馬化騰講道“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一提完之後,好像大家都非常清晰了,現在BAT都看上了產業互聯網。”語畢,一旁的李彥宏欲言又止。

這事兒本身就和百度無關,話中明裏暗裏地指向阿里,比如“賦能太高調”,“做着做着,你把我吃掉了”。

隨後的雙十一,阿里張勇借媒體採訪隔空懟了回去:“我不喜歡講‘產業互聯網’,今天核心應該是怎麼讓產業發生升級,發生本質的化學反應。”

至於馬化騰用“賦能”指代的“大魚吃小魚”,張勇索性説開。“它是自然衍生演化的,這個演化自然發生,所謂突破邊界就能自然發生。像阿里它就是一個社會化平台,社會化生態的反應。”

其實大家都知道,C端市場已經完成跑馬圈地,五環外的生意都被分了個乾淨,只有B端和新技術,才可能孵化出下一個BAT。

而每一個風口,巨頭又會先到。沒有人能越過紅旗。

作為全球最大的企業軟件公司,甲骨文的B端優勢已經不保,其合作伙伴亞馬遜已經成為最大的競爭對手。

知情人士透露,這家電子商務巨頭已經在內部將大部分基礎設施轉移到自己的AWS(亞馬遜網絡服務),計劃到2020年第一季度完全棄用甲骨文的專有數據庫軟件。

此外,亞馬遜雲服務(AWS)首席執行官Andy Jassy在週三宣佈,該公司將推出亞馬遜區塊鏈管理服務,以支持區塊鏈網絡交易。

而在國內,BAT同樣提前在區塊鏈加快了佈局。最早關注雲計算的是阿里,騰訊和百度緊隨其後。

區塊鏈作為顛覆BAT、亞馬遜等國內外互聯網公司的可能,最終成了他們手中的最新籌碼。

今年11月初,百度推出了中國首款具有量產能力的L4級自動駕駛乘用車,是一輛紅旗。

沒過幾天,烏鎮互聯網大會召開前夜,丁磊、張朝陽、周鴻禕和馬雲聚在一塊聊天。丁磊感歎,“最後只能走自己的路了”。周鴻禕調侃,“讓別人無路可走。結果還是被馬化騰抄了後路”。

而張朝陽愈加佛系,“還是要做一些公益,一個是全球變暖問題,一個是塑料污染問題”。

最後,他們又聊起了減肥、養生和雞湯,歲月靜好。

他們也知道,烏鎮之外,旗手早已換人。

文|品途商業評論投稿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