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來再回幣圈時,已是上市公司聯席CEO

編者按:本文來自36氪戰略合作區塊鏈媒體“ Odaily星球日報 ”(公眾號ID:o-daily, APP下載

李笑來再回幣圈時,已是上市公司聯席CEO
李笑來再回幣圈時,已是上市公司聯席CEO

李笑來又變卦了。

12 月 3 日,香港主板上市公司雄岸科技(股票代碼:01647)發佈公告,李笑來將出任雄岸科技執行董事與聯席 CEO。

但就在 147 天前,李笑來剛宣佈,“辭去雄岸基金管理合夥人職務”。

幣圈對於李笑來的變卦多是“習以為常”的調侃。

業內人士分析,此次任命李笑來,更像是雄岸方面的佈局。此前有消息稱雄岸科技將發展與日元掛鈎的穩定幣。

穩定幣目前依然是 USDT 的“天下”,雄岸科技能否順利分得一杯羹?香港區塊鏈協會會長Duncan wong 認為,只要市場大一定可以容納多個穩定幣。

“但是如果沒有具體的應用,我覺得持續性是最大的隱憂。”

從未“脱鈎”雄岸

看到李笑來出任雄岸科技聯席 CEO 消息時,鏈圈一位從業者李洋悄聲説了一句,“他怎麼又出來了?”

讓李洋疑惑的是,今年 7 月 9 日,李笑來因為跟陳偉星微博互撕,最後以擔心影響雄岸基金聲譽的説辭,辭去了雄岸基金管理合夥人職務。9 月 30 日又公開宣佈自己此後不做任何區塊鏈投資。

“大佬變卦變得也太快了。”李洋説。

對於李洋的疑惑,不止一位幣圈人士告訴 Odaily 星球日報,其實李笑來一直沒有“脱鈎”雄岸基金。

一位區塊鏈項目負責人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這你也信?近幾個月來,我多次聽到李笑來沒有完全退出雄岸基金。”

“項目都可以查到的,很多我們投的項目跟李笑來都有關係。有些應該還是他們孵化的項目。完全斷開關係是不太可能的。”此前,一位區塊鏈投資公司負責人對 Odaily 星球日報説。這家公司主要跟政府和產業園合作,所以對一些情況比較熟悉。

今年 6 月,陳偉星在微博挑起戰火,暗指“比特幣首富”李笑來“割韭菜”、“把募集資金裝進自己口袋”。

李笑來再回幣圈時,已是上市公司聯席CEO
李笑來再回幣圈時,已是上市公司聯席CEO

陳偉星“點火”微博

李笑來也回懟了陳偉星做的“打車鏈”。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李笑來和陳偉星你來我往的紛紛爆出對方的黑料。這讓兩人的形象都受到一定損害。

李笑來後來在談及此次“急流勇退”時,還披露了其中一些細節。

李笑來認為,他和陳偉星的恩怨來得“蹊蹺”,或者説莫名其妙。

“事情是這樣的 。今年 4 月 8 日的前兩天,圈裏的陳某某還邀請我去參加了他的生日會,我礙於面子還去了一趟。説這個是想説,我沒跟他有任何私人恩怨。雄岸基金 4 月 9 日正式成立。從那天開始,他就在朋友圈裏跟我反目,捏造各種事情誹謗我。”

“不僅如此,陳某某還組織了許多人給杭州政府部門打匿名電話。他不僅親自去找他能找到的領導告狀,還捏造各種事實誹謗我,説我是個騙子。那我不能讓政府部門和雄岸基金因為我承受不必要的輿論壓力,那我就退出吧就這麼簡單。”李笑來説。

李笑來加入雄岸是 4 月份,到他退出只有不到 3 個月,“那時雄岸基金的很多合作還沒來得及展開。因此,李笑來並未完全和雄岸“脱鈎”,一位知情人表示。工商資料顯示,李笑來在雄岸基金所持有的股權,在他離開前後並未發生變動。

實際上,李笑來就任雄岸科技也早有伏筆。今年 5 月,香港雄岸科技成立姚勇傑曾對外宣稱,不排除雄岸基金創始合夥人李笑來未來和該公司合作的可能性。

佈局與日元掛鈎的穩定幣

根據公開資料,雄岸科技是雄岸基金在香港買殼上市後改名的公司。

今年 5 月,雄岸基金以 9 億港幣收購香港主板上市公司 SHIS Limited。8 月,SHIS Limited 更名為 Grandshores Technology Group Limited,即雄岸科技。

雄岸創始人姚勇傑在雄岸科技成立時對外稱,未來想把這家公司做成“全球優質區塊鏈項目在資本市場退出的平台”。

姚勇傑還對這句話進行補充解釋:“雄岸並不是要把投資的每一個優質項目都上市,但是得讓投資人有退出的渠道,給投資人一個交待。例如,雄岸可以用好在香港的上市平台以及境外數字資產交易平台,及時退出。”

彼時,借殼上市、成立雄岸科技,外界普遍認為是雄岸方面一場立足國際的佈局。

12 月 3 日,雄岸科技一紙委任狀,將李笑來推上了台,並讓他負責穩定幣體系建設、基於有向無環圖(DAG)及可信執行環境(TEE)以及其他有關區塊鏈技術的應用項目。

對於這段公告,業內人士表示,對李笑來“聯席 CEO ”這一身份感到有點奇怪,另外應重點關注雄岸科技推出的穩定幣是什麼、怎麼推?

“一方面正常上市公司一般不會製造聯合 CEO 這樣的局面。眾所周知聯合 CEO 意見不同時容易出現矛盾和分歧,過往的例子很多。除非,雄岸科技此舉是一種過度,最終還是會形成單獨 CEO 的局面。”上述業內人士説。

另外,對於穩定幣,他表示非常值得關注。因為兩個月前,GUSD 等穩定幣出現、USDT 價格起伏,讓穩定幣一度竄上風口。人們猜測,UDST 一家獨大的穩定幣“江湖”是不是要出現動亂了。從這次披露的公告看,雄岸很可能想從穩定幣市場分一杯羹。

此前,雄岸科技已開始傳出神經正在籌備穩定幣項目。

據南華早報 9 月份報道,雄岸基金計劃籌集 1 億港元,投資與日元掛鈎的一個穩定幣項目。該項目與一家中等規模的日本銀行合作,有望在今年底或明年初推出。未來還將探索和港元和澳元掛鈎的穩定幣。

“我覺得去做穩定幣和相關的建設是很重要的,是很好的一件事。”香港區塊鏈協會會長Duncan wong 説。

但 Duncan wong 對雄岸科技此舉也保留觀察態度。

“我們同時也要去問這個穩定幣的市場有多大?要多長時間才可以創建好這個生態圈等等的問題。” Duncan wong 告訴 Odaily 星球日報。

穩定幣目前依然是 USDT 的“天下”,雄岸科技能否順利分得一杯羹?Duncan wong 認為,只要市場大一定可以容納多個穩定幣。

“但是如果沒有具體的應用,我覺得持續性是一個最大的隱憂。”Duncan wong 説。

“穩定幣未來確實有戲,但是真正做到有戲還需要跟監管走,不知道雄岸科技有沒有取得監管方面的支持。”另一位穩定幣研究者告訴 Odaily 星球日報。

除穩定幣外,以目前披露的信息看,雄岸科技在 DAG 公鏈、TEE 技術上並無佈局。但 10 月 20 日,李笑來倒是在自己的微博上推介過一個 DAG 項目,Mixin。不知這一項目是否已獲李笑來主導的硬幣資本甚至雄岸基金的投資。

這回“收割股民?”

幣民們不禁疑惑,自稱一直在追求“思考正確”的李笑來,一邊宣佈着“不再投資區塊鏈”,一邊寫“韭菜的自我修養”,一邊又回到上市公司發幣、做投資,難道這回要割到股民身上了?

自 2013 年開始大舉進入幣圈以來,李笑來的負面消息就不斷,最大的質疑莫過於將自己的追隨者變成“韭菜苗”。

一名遠居美國的區塊鏈研究者 Du 告訴媒體,李笑來的財富靠吹牛,“他的比特幣前期都賣光了,後期靠站台項目、割韭菜。”

李笑來曾在“錄音門事件”中稱,自己給幣圈帶來了 100 萬粉絲。進入幣圈後,李笑來在“得到”等學習型社區中為比特幣佈道,同時開啟投資業務。

到了 2017 年下半年,在幣市炒熱的那幾個月,李笑來陸續推出了自己發起的 ICO。這些項目沒有或者只有簡單的白皮書。其中,最誇張的莫過於官網只有幾百字介紹的 Press.One,最後也籌到了 2 億美元。

但隨着去年“九·四”風波的到來,以李笑來為首的幣圈大佬面臨觸碰“非法集資”的紅線。於是,他們投資的這些項目,頃刻間幣價暴跌,投資者手中的幣被套牢,隨後市場上用“一個詐騙犯的財務自由之路”來形容李笑來。

這讓李笑來至今想來還脊背發涼,“感覺我已經被判刑了一樣”。

到了 11 月份,幣市開始回温,李笑來和他的硬幣資本不自己做 ICO 了,而是投資其他項目。

2017 年,李笑來還大力推介其投資的 EOS。那時,他自己發起的項目都是用 EOS 來募集代幣的。於是,一些追隨者看到“老師力挺”,就在高點入了幣。

待幣價跌時,這些韭菜們難免要倒戈相向,儘管很難説清幣價夕盛今衰是不是李笑來與人合謀造成的。

不久前,李笑來還發了新書,《韭菜的自我修養》,試圖摘下頭頂“割韭菜”的帽子。通過此書,卻又收了一批信眾,即使這本書是想告訴人們,應該如何避免淪為韭菜。

總結起來,李笑來在書裏主要論證了這幾點。

1、韭菜都有個認識誤區:以為炒幣是零和遊戲,就是我虧你就贏。但其實炒幣是非零和遊戲,牛市傻瓜也能掙錢,熊市你虧我也虧。

2、 “我”一直都教讀者要獨立思考,但偏偏這些人對“我”十分相信(沒有人能做到投資的成功率高達 100%,“我”也有投錯的時候),卻不自己思考要不要跟投,何時投、投多少合適這類從個人情況出發的問題。

3、幣市風險大,投資者功課如做的不夠,很容易遭受虧損。

李笑來還在裏面講了自己剛炒幣時的“失敗”操作。據他介紹,他是在牛市尾巴進場的,大概是 11 年 4 月底,他以 6 美元的均價買了 2100 個比特幣,這個價格相比於他以均價 1 美元買入 6 位數的幣,也算比較高。

比特幣在 2012 年後沒再大漲,李笑來也在此被套了幾年;15 年比特幣翻 100 倍的時,他也沒能在最高點拋掉過。因為,當時市場交易量太小,無人接手他的 6 位數比特幣,這個情況一直持續到 2017 年。

李笑來搞投資也是九敗一勝

除了炒幣,李笑來在幣圈的另一張成績單就是投資項目了。別看李笑來這次再度殺入投資圈,但在他看來,做早期投資依然充滿挑戰,他在早期項目的投資成績也是九敗一勝。

李笑來開始做投資是在 2013 年年底,因為沒有經驗、人脈,以及李笑來非常注重的“方法論”,他早期的投資幾乎都是失敗的。直到 2016 年才逐漸找到門路,並且遇見了老貓。

據李笑來介紹,老貓本來是他旗下交易所——雲幣網的用户,他們在一次用户回訪中認識。

而後,李笑來和老貓正式創立硬幣資本(INBlockchain),並且投資超過 50 個項目,其中包括 Steemit、Zcash、QTUM 等。

李笑來投資的代表作,恐怕要數 EOS 了。李笑來在接受媒體時透露,他從 2013 年開始投資 EOS 團隊,總共用 150 萬美元買了 EOSIO 5% 的股權,當時 EOSIO 估值 3000 萬美元,到今年 7 月份估值已達 60 億美元,翻了 200 倍。儘管只是“賬面盈利”,這也讓李笑來成為 2017 年全球最牛的天使投資人之一。

而其他的項目,就沒那麼盡如人意了。比如錯過了萊特幣、以太坊已經幣安等等公司。硬幣資本當時質疑幣安的技術,把它當作騙子公司,“所以我們所有人都沒有投,但是眼睜睜看着它漲”。

此前,李笑來在幣圈有三大身份,一是有幣大佬,二是投資人,還有一個就是幣圈佈道者,現在又多了一個,上市公司 CEO。

“更不能隨便説話了。”12 月 4 日,李笑來在自己的微博上説。

(我是作者黃雪姣,區塊鏈項目報道/交流可加微信hxjiapg,勞請備註職務和事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