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僅是新浪的二十年,更是中國互聯網跌宕起伏的青春歲月

這不僅是新浪的二十年,更是中國互聯網跌宕起伏的青春歲月
這不僅是新浪的二十年,更是中國互聯網跌宕起伏的青春歲月

1998年,北京的四環路還沒有通車,愛立信E28手機廣告已經鋪天蓋地。此時,距離中國接入互聯網不過四年,全國網民剛突破一百萬,聯網的計算機只有五十多萬台,CN下注冊的域名還不到一萬個。

可惜絕大多數人沒有料到,這個行業在日後的宏圖大展,IT大佬們的演講也不像今日這般行雲流水、長袖善舞,就連蓋茨也出過一次洋相,在一次公開演講展示Windows 98亮點之一的USB功能時,直接出現藍屏死機。

總之,二十年前,程序員、工程師、產品經理、算法——今天關於互聯網的一切熱詞都遠離舞台中心。只有《互聯網週刊》的編輯們注意到這年底的一樁行業新聞,四通利方與華淵合併創建新浪網,這家媒體還頗有遠見地把新浪網的成立,列入當年「十大IT新聞」之首。

作為從古典互聯網時代到移動互聯網的全程參與者,二十年來,當90%的競爭對手銷聲匿跡之後,新浪依然運營良好。榮光不僅存在於歷史裏,新浪開創性地採用VIE架構,開啟中國科技公司登陸資本市場的新途,同樣也少有地在主業之外又散發新枝孵化出了微博,而微博又極為幸運地迎來第二春,且在前不久創下月活用户超4.46億的奇觀。

二十年的一個更重要的印記是,今天的新浪已經成為中國互聯網系統性重要公司。中國互聯網的每一個重要節點都在新浪的大事記中可以得到一一印證,從某種程度上講,覆盤新浪二十年的重要時刻,就是覆盤中國互聯網過往關鍵的跌宕起伏。

2000年,VIE、門户與科技寒武紀

最近一次堪稱崩盤的科技股泡沫破滅,發生在18年前。

那年初,美國納斯達克指數達到了當時的歷史新高5048點,從華爾街到中關村,整個世界都沉浸在互聯網帶來的科技革命的瘋狂之中,當時美國市值規模最大的10家公司中,有6家屬於科技類公司,微軟的市值突破了6500億美元,幾乎是百年石油企業艾克森美孚市值的兩倍。但在接下來的一年裏,形勢急轉直下,納斯達克指數狂瀉66%,亞馬遜的股價從三位數跌倒個位數。

新浪選擇了在這年四月份上市,如果再晚幾個月,結局也許會完全不同。當時,國內門户競爭激烈,誰先能融到錢,誰就可能招兵買馬擴大地盤。基於對新浪模式和行業發展的判斷力,新浪則設計出一套全新的海外上市的機制:由內地自然人控股的內資公司持有經營牌照,用另外的合約來規定境外公司協議控制持有牌照的內資公司。被稱為,VIE模式。

新浪開創的VIE模式保存了中國互聯網最初的火種,後來,從網易到百度、阿里巴巴,幾乎所有在美國上市的中國科技公司,都採取了這套VIE模式,這也是被後人稱之為新浪模式。

從這點看,當年新浪在融資模式上探索相當先鋒,甚至影響了最初一代中國互聯網企業。2013年陳可辛執導的電影《中國合夥人》裏還有一個畫面,就是主角孟曉駿在紐約時報廣場納斯達克交易所的大屏幕上看到新浪上市的廣告。

此時的新浪在運營模式和商業模式也引領風氣之先。今天,人們普遍認為新浪開啟了中國網絡新聞的門户時代,從版式到內容,新浪模式一直主宰着門户時代的行業標準。2003年末,《南方週末》把新浪評選為「致敬之年度華文媒體」,評價新浪不但「正深刻改變着中國新聞業的傳播形態」,而且「網絡民意的熱情」表達也推動了社會的進步。

2009年,微博、UGC與輿論場轉移

又一個十年過後,大學畢業生開始不再把去互聯網公司當作是就業備胎。上海《新聞晚報》在這年所作的一份調查顯示,在你最受大學生青睞的企業榜單中,微軟、聯想、Google和寶潔分別佔據計算機軟硬件、互聯網和快速消費品行業榜首。

誰也沒料到,《新聞晚報》在五年後宣佈永久停刊,而此時,中國的輿論場已經初步完成了從線下到線上的轉移。

2009年,新浪微博上線公測,開啟了一個人人皆媒體時代的到來。在此之前,博客的繁榮已經培養了一波網絡作者及其龐大的粉絲羣體,而微博則進一步拉低了網絡創作的門檻:從一篇結構完整的文章到140個字的一段話。這意味着,為網絡創造內容的不再是文采飛揚的筆桿子,每一個識文斷字的普通用户都可以生產內容。

微博的孵化成功,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在這一年,曹國偉帶領管理層完成中國互聯網行業首例MBO,結束了新浪長期股權分散、沒有實際控制人的局面,全員ALL IN 微博的結果是,在微博一役上,新浪戰勝其他所有的競爭對手,包括搜狐、網易、甚至如日中天的騰訊。

這裏,固然有新浪管理層對微博寄予畢其功於一役的決心,更有過往的積累,這一點常常為分析者所忽略,微博上線之前,新浪已經把博客頻道打造成全行業的明星運營項目,當時的新浪博客已經是全網流量最高,不但積累了龐大的明星作者資源,同時也積累了強大的運營能力。這些都為新浪上線微博提供了同行沒有的基礎。

微博的更廣泛的社會意義在於,它創造了一個連接數億中國人的線上廣場,不僅是熱點新聞的集散地,更重要的是為一個人都提供一個前互聯網時代難以想象的公開交流平台。

2018年,第二春、泛社交時代與挑戰

博客之後,微博之於新浪的最大意義,在於幫助這家老牌科技公司,實現了從新聞門户向全媒體公司的史詩級轉型。上線八年後,2017年3月,微博月活躍用户超過Twitter,成為全球用户最多的獨立社交媒體公司。

微博橫跨了PC和移動兩個時代,但事實上,微博上線後用户飛速增長高歌猛進,當iPhone4改變了整個生態之後,微博又很快推出了基於移動端的創新,2012年,新浪微博客户端、與支付寶手機客户端、大眾點評移動客户等一起獲得了中國互聯網大會頒發等「移動互聯網最佳實踐案例」獎。可以説,微博的快速發展,大大推動了移動互聯網的普及。隨後,微博又經歷了2014年上市、競爭對手退出,新浪微博獲得絕對優勢的市場地位。

隨着短視頻、網紅電商等業務在2016年爆發,微博步入「第二春」,收入規模和盈利能力坐上「火箭」,市值不斷創下新高,短短三年就成為中國市值第六的互聯網公司,在今年三季度,微博創下淨營收 4.602 億美元,同比增長 44%。新浪系也由此成為中概股中的奪目組合。

新浪身兼社交和媒體屬性於一身,佔盡天時地利。得益於社交屬性,微博與新聞客户端形成了差異化的優勢,又具備單純社交網絡不具備的媒體廣場優勢,從而能夠在社交和媒體之間閃轉騰挪。

二十年,互聯網給人類帶來希望的曙光,它低成本地創建了人際聯繫,從而使我們有可能超越地域的限制走到一起,而新浪作為全程參與的一家商業公司,經歷了中國互聯網所有的起伏,從拯救一切的高光歲月到被質問懷疑的至暗時刻,書寫中國互聯網簡史,幾乎無法繞開新浪。

「上一個20年,我們奠定了中國互聯網第一門户的地位,又打造了中國最有影響力的社交媒體平台。下一個20年,我們要如何續寫新浪的輝煌?」新浪董事長兼CEO曹國偉在全員內部信中自問自答:「這需要我們每一個新浪人不忘初心、攜手奮進、全力以赴!」

新浪的初心,也許一如它那隻「大眼睛」LOGO,始終對世界充滿好奇,因為好奇,新浪才有可能敢於創新、勇於突破,同樣因為好奇,中國互聯網才有可能繼續前行。

文 | 波波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