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企業向平台轉型的五條路徑

海爾集團董事局主席 張瑞敏 曾説過:“未來,沒有企業,只有平台!只有擁有一批專家品牌的企業和強大的平台公司才能活下來!”專家預測繼Web和移動之後,下一個平台是物流。40萬家物流企業在平台化的大潮中,誰能夠成為時代的弄潮兒,勇立濤頭?本文圍繞物流企業向平台轉型的路徑進行探討。

一、什麼是物流平台

在討論物流企業轉型平台之前,我們首先要弄清楚什麼是物流平台及其相關的幾組概念。

平台是促進生產者和消費者進行價值互動的基礎設施,平台上交換的是信息、商品、服務、貨幣,平台本身並不介入生產。

平台是一場席捲全球的商業模式革命,它擊敗產品,吞噬傳統管道(線性價值鏈),顛覆公司傳統的組織結構,即企業和市場之外提供了第三種資源配置方式,是創新的基礎設施,開發了價值創造的新來源。

物流平台是為物流市場上一些利益相關者構建分工協作關係,提供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務的商業機構。未來的物流企業,必將是科技型、平台型企業。平台以市場化、產品化、數字化為驅動,基於互聯網系統實現資源的配置與優化,基於物聯網系統提供服務與全過程透明管理,藉助於數據驅動創造反饋迴路,重構質量管控體系。平台以信息技術為組織工具,重構新內核,連接上下游資源,形成資源的集約效應,與服務的產品化輸出。

物流平台包括設施平台 和平 台模式。設施平台包含點線面上的物流設施和資源及物流裝備,通過集成資源和智能裝備實現物流服務的彈性與柔性。平台模式包括商業模式、管理模式和盈利模式。商業模式把平台的多邊變成價值共創者,構建商業生態系統,決定平台的發展方向和生態內涵。管理模式主導平台的效率與公平。盈利模式是商業界的“物種”,“物種”通過分化、聚合,會形成越來越多新的模式,奠定平台的生存和抗風險能力。 平台能否順利經歷生存、獲利、發展三個階段,從根本上取決於“三重”模式的創新與重構。

支撐現代物流運行的設施平台和平台模式是物流平台的兩翼,設施平台具有基礎性和制約性,平台模式更具有引領性和集成性。

物流企業平台是核心企業以風險管理為主線,在滿足服務水平的同時,為了使得系統成本最小,而把上下游供應商集成在一個運行平台上,為客户提供一體化全流程服務,它的本質是核心企業的運行方式和管理模式,關注重點是物流業務。它的屬性是3PL或者4PL,屬於勞動密集型服務業,核心能力是客户驅動、資源集成、供應鏈協同,靠收取物流服務費或者差價實現盈利。

物流平台企業是運用新一代信息技術ABCDT(即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大數據和物聯網),打破傳統企業邊界,以價值互動和交易為主線,將物流要素、服務場景與平台模式有機結合起來,創造全新的產業價值,最終打造一個開放的生態。它的發展方式可以概括為“三去”,即去中心、去中間、去邊界。從驅動要素看,物流平台的根本動力是數字驅動;從價值導向看,物流平台的核心理念是協同共享;從目標導向看,物流平台的最終目的是價值創造;從社會文化看,物流平台是一種全新的商業文化。它的屬性是技術密集型科技企業或者大數據公司,核心能力是數據驅動、場景體驗、生態共生,靠信息流量、在線交易和物流後市場賺錢。

二、轉型需要具備的條件

物流企業向平台轉型,是物流的結構形態、運作模型和從業人員的觀念發生根本性轉變的過程。轉型是一個主動求新、求變的過程,是一個創新的過程,要創立一個符合當前時代要求的新模式。遵循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實現從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升級,從高耗能轉向低耗能,從粗放向集約型升級,組織方式由交易競爭關係向協作共創夥伴關係轉變,經營理念由被動服務向主動引領的轉變,資源配置方式由過去單一企業資源向整個生態的轉變,説到底是物流的供給側改革。

每個物流平台都是基於價值鏈、生態圈確定一個定位點,構建軟件和硬件一體化結構,連接兩邊或者多邊市場,激發網絡效應,培育社區經濟、體驗經濟和共享經濟。

“平台戰略”是一場正在席捲全球的商業模式革命,橫掃互聯網及傳統產業,所有企業都面臨找平台、建平台和放大平台三種選擇。那麼,哪些物流企業適合搭建平台?需要具備如下五個條件:

①行業龍頭企業、行業標準制定者;

②良好的外部關係、合作共贏的理念;

③在物流與供應鏈管理方面“五有”:有優勢、有經驗、有基礎、有行業背景和有創新基因;

④合理團隊結構;

⑤市場化的創新容錯機制。

在這個生態系統中,物流平台服務商扮演着教練員、裁判員和圖書管理員的多重角色。教練員為雙邊提供培訓和技術支持,裁判員創建規則,維護交易秩序。圖書管理員主導產品結構分類,引導服務升級。物流平台是價值的分配者,多邊羣體的連接者,更是生態圈的協調員和管理員,進行廣度協調和深度管理。

三、轉型路徑

物流企業轉型平台的是一個謀篇佈局、明道、優術和篤行的過程,即立足產業鏈,聚焦價值鏈優勢環節,依託現代供應鏈提升多邊協同性和粘性,明確平台定位,順應時代發展趨勢,以“信道+樞紐+網絡”為載體,實現要素的分分合合,凝聚共識,優化存量,吸引增量,構建平台結構體系,通過模式創新,打造共贏高效的生態圈。

各類平台殊途同歸,終極目標都是打造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融合的生態圈,因此物流企業轉型平台的切入點和發展路徑就尤為重要。

1、從物流要素上轉型

供應鏈的“五流”:信息流、資金流、物流、商流、知識流。

物流體系“五要素”:信息技術、業務流程、基礎設施、物流裝備、物流方案。

物流的“五類活動”:交易、管理、 操作 、營銷、增值。

物流平台五層構成:物流設施、物流裝備、商業模式、管理模式、盈利模式。

不同組合方式,構成了不同的物流平台定位和發展路徑。從信息流切入的有滿幫,從資金流切入的有中國物流金融服務平台,從商流切入的有菜鳥網絡,從運輸切入的有天地匯,從園區切入的有傳化網,從物流裝備切入的如G7。從資本切入的有普洛斯、萬科物流等。正如《孫子兵法》所言:色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奇正相生,如循環之無端,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海,孰能窮之哉!

2、從管理模式變革上轉型

企業管理靠制度,平台運行講機制。機制核心是驅動資源配置,對內形成先進的管理模式,對外構建民主、透明的生態體系。隨着客户需求日益複雜多變,對企業前端組織的相應速度和組織能力提出了新要求,對靈活應變的“小前端”“強後台”提出了挑戰。

海爾日日順物流從管理模式變革入手,提出“海爾轉型,人人都是CEO”的經營哲學,推行“人單合一”的運營模式,顛覆傳統企業自成體系的封閉系統,減少組織管理層級,創建“倒三角”自主經營體的組織體系。在戰略、組織、員工、用户、薪酬和管理六個面進行了顛覆性探索,打造出一個動態循環體系,加速推進平台轉型。 在戰略上,創建以用户為中心的共創共贏生態圈,實現生態圈中各攸關方的共贏增值;在組織上,變傳統的自我封閉到開放的互聯網節點,顛覆科層製為網狀組織。 員工從僱傭者、執行者轉變為創業者、動態合夥人,目的是要構建社區最佳體驗生態圈,滿足用户的個性化需求。在薪酬機制上,將“企業付薪”變為“用户付薪”,驅動員工轉型為真正的創業者,在為用户創造價值的同時實現自身價值;在管理創新上,通過對非線性管理的探索,最終實現引領目標的自演進。

3、從商業模式變革上轉型

彼得·德魯克指出: “當今企業的競爭,不是產品之間的競爭,而是商業模式的競爭” 。一個好的商業模式可以舉重若輕,化繁為簡,在贏得用户、吸引投資者和創造利潤等方面形成良性循環,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通過搭建開放平台推進商業模式重構,打破企業邊界,搭建協同化價值網絡,重新定義和賦能客户、業務、組織和產業,屬於顛覆式創新,具有積極的社會網絡效應和範圍經濟價值。

中國外運以商業成功推動時代進步為核心價值觀,經過重組成為招商局集團業務的統一運營平台和統一品牌,以“ 智能 物流的引領者,供應鏈生態圈的構建者,中國物流產業的推動者”三大使命為驅動,確立了以“打造世界一流智能物流平台企業”為發展願景,實施了“一三五”戰略,以全面數字化轉型為基礎開啟了運營模式、商業模式和組織模式的全方面重構走上了由“物流提供商—物流集成商——物流平台商”的創新變革之路。

4、從盈利模式創新上轉型

隨着物流產業轉型升級,物流正在從一個為製造商貿業提供服務的跟隨角色,逐漸走到前台,發展成為聚集產業發展的引領力量。隨之而來,物流的定義、企業分類和盈利模式都需要重新審視。 物流的收入也必將由原來的服務收入,轉向過程的增值收入和生態收入,這種盈利模式不但可持續,而且不斷進化繁衍出新的物種。

成功的平台必將孵化出豐富的生態,平台的利潤定將藴育在龐大的生態價值當中,目前我們看到盈利的也只是冰山一角。富者必用奇勝,平台企業要善於發揮天時、地利優勢,創立差異化的盈利模式,實現專業化經營,多元化盈利,達到以小博大,以存量引增量,以增量帶動增利的效果。

5、從業務結構上轉型

不管曾經多麼輝煌的業務,都遲早會喪失成長空間。面對這一令人客觀現實,我們都不得不周期性地進行業務重塑、不斷進行業務創新。這種自我延續的能力,也就是從業務成熟的階段跳躍到下一個發展階段的能力,正是區分卓越績效企業與曇花一現之流的關鍵。

企業平台和平台企業背後的體系結構基本上是相同的,即系統被劃分成一組具有少數變體的“核心”組成部分和一組與之互補的具有多個變體的“周邊”組成部分。“核心”和“周邊”部分構成了企業原有業務和平台業務之間的關係,我們所要解決的是要在兩者之間創建協同關係和接口,管轄不同部件之間交互的規則和不同時段的開放度。

根據平台新業務與原有物流業務之間的關係,轉型的結構分為Y型、H型、L型。Y型結構,平台業務與既有物流業務共用線下網絡,共享數據中心,新平台是對原有業務的系統式創新,開發出來新的新產品、新業務、新供給、新用户、新渠道、新質控,實現既有資源的新利用。H型結構,平台業務與原有物流業務面對共同客户資源,為客户提供物流服務和平台新服務,提升客户的體驗和粘性。L型結構,對原有業務實行顛覆式變革,將原有物流業務全部轉型為平台業務,對社會化開放,通過將產業鏈上下游廣泛進行數字化連接,豐富利益相關方的場景體驗和價值創造,制定行業規則和市場體系,從而搭建跨界融合、互動共生的生態圈,實現整個產業的良性互動和轉型升級。

未來,物流之間的競合是通過平台和平台之間的跨界連接來實現的,通過搭建相互賦能、融合共生的協同網絡,形成多層、跨界、立體的平台互聯結構,超越傳統物流和供應鏈競爭,創造生態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