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沒落了,付費會員成B站破解盈利難題的最優解?

曾經的二次元市場是A站和B站的天下,如今A站沒落了,B站也並非一帆風順。

B站探索路上並非一帆風順

作為二次元文化彈幕類視頻網站,B站在探索的過程中,並非一帆風順。

第一,逃離不了的版權風波。目前B站有16個分區,如此多的分區,B站卻沒有投入足夠的版權費,從而多次引起了版權風波。5月23日,愛奇藝就《中國有嘻哈》的獨播版權問題起訴B站侵權。而B站與愛奇藝因版權問題起衝突並非第一次了,早在2016年3月,上海浦東新區法院就審理過愛奇藝與B站關於《快樂大本營》的侵權案。此外,B站上市的招股書顯示,B站目前受到了50起因“侵犯第三方權益”引發的訴訟。

可見,版權問題一直是B站的痛。而B站主體內容是UGC模式,部分侵權的視頻實際上是用户自己上傳的,這就意味着平台對內容的監管難度加大了。

除此之外,從最近出台的《關於進一步規範網絡視聽節目傳播秩序的通知》中,可以看出廣電總局對版權問題的重視程度,而B站的部分鬼畜視頻存在侵權風險,也就是説,新規的出台有可能會對B站鬼畜區進行一波清洗,隨之而來的可能就是優質內容的缺失以及用户的流失。

第二,彈幕文化主流化的衝擊。在某種意義上,彈幕是對視頻內容的另一種發掘和解讀,在彈幕的環境下用户有可能會產生共鳴,那麼就能給用户帶來強烈的互動體驗。而且B站的彈幕是有一定門檻的,因此,高質量彈幕也就成為B站吸引用户的一大優勢。

但是隨着B站的主流化,其受眾羣體大增,彈幕的質量出現了參差不齊的問題。原本科普互動的彈幕功能受到了衝擊,在一定的程度上影響了用户的觀看體驗。

除此之外,鬥魚等直播視頻網站、優酷等主流視頻網站都開發了實時彈幕功能,彈幕不再是B站特有的功能。而彈幕功能大範圍的使用以及用户羣體的擴增,有可能會拉低總體的彈幕質量。在某種程度上,B站原有的彈幕准入機制就有可能存在失效的風險,隨之彈幕禮儀就會遭到破壞,那麼用户的認同感也就會隨之降低。

第三,二次元核心用户的競爭。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整理的數據可見,目前二次元用户規模增速已經呈現出明顯的下滑趨勢,其中核心用户增長率下降幅度更大,而二次元核心用户規模是B站創收的主要源泉,因此B站要想靠二次元用户規模增量來擴大自己所得的收益,並非易事。另外,“優愛騰”等視頻網站都開發了自己的二次元板塊,必然會吸引部分B站的用户,甚至有可能導致B站部分用户的離開。

總的來説,B站在發展的過程中,自身面臨的風險必然會有所增加,而版權意識的提高、彈幕文化的加強、核心用户的擴增,都是B站需要探索的發展路徑。目前,雖説B站在探索道路上風險不斷,但暫時還不會步入A站的後塵,畢竟兩個平台商業化轉型的結果不同,A站被快手收購,B站卻赴美上市了。

B站業務轉型,盈利難題仍待解

上市後的B站,業務發生了轉型。

B站主要的三大業務分別是遊戲、直播和增值服務、廣告,其中游戲是B站營收的主要來源,去年,遊戲收入佔了B站總收入的八成,可見B站對遊戲業務的依賴性之大。而上市後,B站貌似離遊戲越來越遠。從B站發佈的2018年Q3財報來看,雖然遊戲仍是B站營收的主要來源,佔總營收的比例高達68.97%,但這已經是上市以來遊戲佔比最小的一次了。

在某種意義上可以看出,B站是有意降低遊戲業務的整體營利比重。據瞭解,B站遊戲業務的營收主要來自其獨家代理遊戲《FGO》——《命運—冠位制定》,該遊戲過去佔B站總營收六成左右,但是B站在《FGO》上沒有太多的掌握權,這樣其遊戲業務的營收情況就比較容易受制於他人。然而截止目前,遊戲版號尚未開放,B站也難以研發自營遊戲來取代《FGO》,所以説,B站縮減遊戲業務戰線,也是順勢而為。

B站的遊戲收入佔比縮減的同時,直播業務和廣告的營收佔比卻在快速增長,可見B站要想慢慢褪去矚目的遊戲外衣,免不了要從其他業務上發力,但這並不代表它選擇拋棄遊戲,而是讓其收入結構多元化且合理化,避免遊戲的成敗決定它的生死,這有利於B站今後的商業化發展。

而B站在廣告方面的發展,是不是能夠被用户所接受呢?要知道,B站一向都是堅持無貼片廣告,這也是B站帶給用户良好觀感體驗、留住用户的一大優勢。如今,B站有意將廣告收入佔比擴大,難免會促進品牌方與UP主合作,從中收取一定的對接費用,但是這樣的方式可能會讓用户產生牴觸心理,影響到用户觀看視頻的體驗。因此,B站業務轉型還是存在一定風險的。

雖然這樣的業務轉型,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B站收入單一的問題,但是B站還是存在盈利難題,從B站2018年Q3財報可知,它第三季度虧損了2.5億元。而且,2015-2017年B站也是一直在虧損,倘若B站長年虧損下去,有可能也會像A站一樣落入他人之手。

據瞭解,近期一向承諾不向用户收費的B站開啟了會員付費項目,那麼會員付費會成為B站下一個增長點嗎?

B站的下一個增長點是會員付費?

如今,會員的時代到來了,幾乎所有的視頻網站都已經推行了會員付費業務。可見,付費觀看視頻漸漸地成了視頻網站的主流,倘若B站還是以免費吸納用户,在某種意義上似乎破壞了行業的規矩。而且視頻網站要想針對不同的用户提供更優質的服務,或許會員制是促使視頻網站分層精細化運營的必然結果。

這麼看來,B站的免費之路似乎要走到盡頭。但是B站一開始就是以小眾視頻網站出現在大眾視野中,相比其他視頻平台,它發展會員制還是存在一些缺陷的,那麼其會員付費的發展前景有可能會遇到阻礙,甚至會員付費業務有可能難以幫助它實現下一個增長點。

第一,B站的用户付費習慣還在初級階段,尚未成熟。與其他視頻網站早早開始付費會員制度相比,B站起步還是比較晚的。

據瞭解,愛奇藝2017年付費會員數量為5080萬人,付費率為12.06%,截止2018年9月底,愛奇藝會員數量達到8070萬;騰訊集團2018年Q3財報公佈了騰訊視頻的會員數為8200萬;而優酷雖近兩年未公開付費用户情況,但是2016年底的付費用户數已超過3000萬,而且阿里今年5月發佈的2018財報顯示,優酷在本季度的日均訂閲用户數同比增長超過160%。

可見,全網用户的付費意識逐漸形成,各大視頻網站的付費會員比例正在不斷上升。同樣的,B站付費會員數也呈現上升趨勢,但是2018年Q3財報顯示,B站月均付費用户只有350萬人,滲透率也只有3.8%。相比其他視頻網站,B站付費用户數還是很少的,以目前的規模來看,是比較難以與優愛騰龐大的付費用户數抗衡的,它的用户付費習慣還需培養一段時間。

第二,內容庫存不夠充分。B站近幾年多次因版權問題被起訴,而它的解決方法一般就是下架有版權問題的視頻,因此,隨着國內視頻版權市場的規範,B站大量無版權的影視劇紛紛被清理。

然而長期吃着無版權紅利的B站站內除了擁有版權的二次元動畫和UP主的PGC視頻之外,國內外影視劇的數量庫存嚴重不足,這與其他視頻網站海量的片庫相比,遠遠不能滿足用户的需求。可見B站購買的版權視頻依舊停留在動畫範疇,而對於主流視頻網站較為重視的自制劇,它幾乎不涉及。也就是説,B站視頻的內容涉及面比較窄,而僅靠較單一的內容面就想吸納更多的付費用户,這存在非常大的難度。

第三,內容成本投入過少。對於視頻行業而言,內容質量是非常重要的,畢竟用户,特別是付費用户是以內容為導向的。哪裏有吸引人的內容,哪裏就能收穫更多的用户。而優質的視頻內容背後,必然會付出 高昂 的內容成本。

據瞭解,騰訊2017年財報顯示其內容成本為281.77億元,其中視頻內容成本約為240億元;2017年愛奇藝披露的內容成本數據為126億元。而且為了獲得更多會員付費紅利,未來騰訊視頻、愛奇藝等視頻網站必然會加大其內容成本的投入。但是B站的招股書顯示,2017年其內容和版權成本不足3億元,可見B站對內容製作的重視程度遠不及騰訊視頻、愛奇藝等視頻網站,那麼創建優質內容壁壘的能力或許就會略遜於其他視頻網站,因此,吸引用户付費觀看視頻的能力就比較弱。

總的來説,視頻網站想要盈利,付費會員是少不了的。而B站會員付費模式開始的比較晚,那麼接下來的要走的路也就比較難。或許只有把握自己的優勢,打通二次元垂直領域付費渠道,才有可能成功變現,走向盈利的道路。而B站能否抓住這個機會,就要看B站的決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