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產業開放升級,“新教育”時代來臨?

作為中國互聯網的兩極,騰訊和阿里的戰略動向,往往體現出整個行業的發展方向。

騰訊在今年進行了七年來的架構調整,集成成立“雲與 智能 產業”事業羣,明確了深耕消費互聯網、發力產業互聯網的“兩張網”戰略,要在各行各業扮演好“數字化助手”的角色。

現在看來,阿里明確進軍產業互聯網可以回溯到2016年的雲棲大會, 馬雲 在這個大會上提出了決定阿里未來二十年發展脈絡的“五新”,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術和新能源,無一不是與產業互聯網息息相關。今年的雲棲大會上阿里提出要將新零售與新制造打通,架構調整則將阿里雲升級為阿里雲智能、成立新零售技術事業羣,體現出通過技術撬動產業升級的思路。

消費互聯網天花板到了,B端產業升級成為大趨勢已是所有人的共識,現在入局ToB市場正當時。不只是阿里、騰訊,百度、京東等互聯網巨頭也吹響了向To B進軍的號角,京東金融甚至直接更名為京東數科,從金融科技平台轉變為產業升級服務平台。

在一些垂直行業,也出現了大力佈局產業互聯網的“早鳥”,好未來就是教育行業的先行者。

好未來教育開放平台正式發佈

12月3日,教育行業的領頭羊好未來正式對外發佈教育開放平台,覆蓋行業線上線下全場景、貫穿教學全流程,旨在解決教育行業痛點,推動教育模式變革,加速教育產業的智能化轉型升級。

在推出教育開放平台一天後,好未來宣佈收購風靡全球的以色列少兒編程教育品牌CodeMonkey,並將其引入教育開放平台,未來將把時下最火熱的少兒編程產品和技術等面向全行業開放。

這不是好未來第一次談開放,今年好未來發布了面向教育機構的ToB服務產品——“未來魔法校”(Magic School),其依託“雙師”方式對行業課外教育機構進行輸出,系統培訓機構校長、雙師主管及輔導老師,提供雙師相關的設備服務。

在小試牛刀後,今年8月,在WWEC大會上,好未來創始人兼CEO張邦鑫第一次明確表示將以“開放平台”引領好未來的戰略轉型。四季度,好未來低調搭建並上線了智能教育人工智能開放平台。

這一次發佈的教育開放平台是此前開放戰略的延續,也是一次重大升級,不只是包含了AI教育技術能力的開放,也有教學教研和軟硬件解決方案的對外輸出,第一階段就包括了AI+教育解決方案、雙師解決方案、在線直播解決方案、未來能力解決方案和線下運營解決方案等五大解決方案;開放的對象不只是公立校、中小教培機構、教育科技公司,也包括了家長和學生諸多角色。

教育開放平台的邏輯,是將好未來在課堂上成功應用的一切看家本領,包括技術、教研、教學甚至師資,都開放出來,最終目標是集成教育產業鏈不同玩家,一起來解決教育產業的普遍問題。從“未來魔法校”的產品級開放,到AI開放平台的平台級開放,再到教育開放平台的系統級開放,好未來開放的腳步正越走越快。

為什麼好未來要堅持開放?

為什麼好未來要做教育開放平台?

不論是學生、家長還是教育機構,都還存在各自的痛點,好未來CTO黃琰在發佈開放平台時用三個孤獨的小故事來描述這樣的痛點:學生的個體差異和無差別的教育見存在矛盾,個性化教育亟待出現;家長對家庭教育的認知不足,與孩子成長之間的矛盾加劇,綜合素質教育亟待普及;優質教育匱乏與教育產業升級之間矛盾一直都有,優質教育資源需要平衡。而這三個矛盾的解決,都不是一招一式,而是要整個教育產業的更新換代去系統性地解決。

教育行業現在面臨的三個矛盾,要解決都要依賴科技。個性化教育需要大量的教育數據的積累;綜合素質教育普及需要教育供給側改革;優質教育平衡則需要藉助於遠程教育。 但三個矛盾的解決,都不是任何機構可以憑藉一己之力完成,而是要靠產業上下游協作,大家一起來推動教育產業模式、理念和方法變革,構建新的標準。

張邦鑫在明確好未來開放戰略時,指出未來教育需要“分工協作”,產業鏈各司其職,才能讓行業規模化、規範化發展。他認為未來教育的趨勢有三個:

  1. 全面培養學生的綜合能力與素質,這針對教育理念的矛盾;

  2. 線上線下與教育科技融合發展,這體現出從在線教育到教育科技的進化;

  3. 縱向一體化與橫向一體化並存,其中縱向一體化指培訓機構早期要像蘋果一樣全能,擁有品牌、銷售、教研、技術、服務等能力,到後期就要分工協作,培訓機構應用不同的解決方案商提供的主講老師、技術和系統之後,從單學科到全學科發展,從線下培訓到線上線下混合,從課外培訓到STEAM教學延伸。

可以看到,好未來的全面開放,本質是基於如下邏輯:

首先,教育行業存在痛點急需產生升級;

其次,產業升級一定要依賴大數據、高科技、新理念;

最後,教育產業一定會走向橫向一體化,分工協作是趨勢;

教育開放就可以集成產業鏈不同玩家,構建開放生態,集成數據、技術和資源,從獨奏到上演協奏,進而規模化、系統化和標準化地加速教育模式變革,最終結果就是個性化教育普及、綜合素質教育普及、優質教育資源普及,教育痛點被規模化解決,教育產業實現升級換代。

因此,可以認為好未來開放教育平台做ToB服務,是率領教育產業開展產業升級的舉措。

開放平台給好未來帶來什麼?

站在好未來自己的角度來看,從一個人的獨角戲到創建開放平台,有多重意義:

  1. 好未來在教育科技的大量投入和實踐,被通過toB服務分享給行業時,本質是在分攤成本,分享模式會進一步保障好未來有足夠高的科技、教研、師資投入,引領教育行業升級換代;

  2. 好未來可以率領行業一起將蛋糕做大,而不是互相爭搶分食蛋糕。好未來的開放,最終結果是帶動教育行業升級換代,將教育蛋糕做得更大,讓大家都有蛋糕吃、吃更多的蛋糕;

  3. 好未來將不再只是一家教育機構,也是一家教育科技服務商,這將在好未來現在的基於教育本身的商業模式外增加全新的想象空間,而且這個全新模式將伴隨着中國教育科技市場的增長而增長。

因此,不論是站在行業趨勢還是自身發展需要來看,教育開放都是好未來的正確和必然選擇,這也是許多垂直行業巨頭,比如金融科技巨頭、新零售巨頭們走向開放的核心邏輯。

而且在垂直行業,這樣的開放只能由對應行業的在線領頭羊來做,因為互聯網巨頭不懂垂直產業,傳統的行業巨頭則缺乏科技能力。就像教育行業,好未來可以成為教育開放的先行者,正是因為其是教育科技佼佼者,既懂科技也懂教育。

“新教育”時代將全面到來

教育行業跟零售、金融等一樣,都是率先被“互聯網+”的行業,在線教育已經有不少上市公司、獨角獸出現,教育市場規模也足夠大,因此,教育行業將成為產業升級的先行者之一。馬雲提出五新,如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意指科技將驅動對應產業升級換代,按照這一邏輯,在產業升級大潮下,教育行業也將進入“新教育”時代。

就教育本身而言,個性化、普惠的綜合素質教育將是新教育時代的關鍵特徵,前文提到的當前教育行業在大力解決個性化和優質教育分配不均以及教育理念落後的問題,就是要讓教育走向“新教育”時代。

具體來説,要實現“新教育”,就需要從如下幾個維度發力:

1、新技術:AI、大數據、在線直播甚至智能傳感器技術都將被應用到教育各個環節,從課堂教學到作業批改到家校互動,實現個性化教育,提高老師授課效率和學生學習效率,同時形成像雙師課堂這樣的新教育形式。

2、新體系:教育體系本身的變化,是教育升級換代與科技並列的基礎。當教育產業升級換代時,教師會吸引更多優秀人才,教師資源會變得更優質,與此同時,教研體系、教學方法、教育理念都會不斷升級。行業只有共享教育體系的最新成果,才能一起走得更快。

3、新生態:只有教育產業鏈玩家一起行動才能讓新教育成為現實,這一點就離不開開放模式,因為開放模式最大優勢就是可以集合眾人之力。

因此可以看到,好未來發佈教育開放平台應行業所需,將鏈接起教育產業鏈協同創新,橫向集成,來解決教育行業的痛點,讓新教育成為現實,相信不久之後,新教育就會和“新零售”一樣,成為教育行業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