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章資本翁怡諾對話好鄰居陶冶: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

弘章資本翁怡諾對話好鄰居陶冶: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
弘章資本翁怡諾對話好鄰居陶冶: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

便利店不光是一個商業設施,在未來會是一個社會性的設施,便利店前景光明,但新的商業模式的探索會是一個漫長過程。他還認為,把好的商品嫁接給消費者,為消費者提供相對穩定的交易界面和體驗界面,是所有的零售的最終考驗。

創業家&i黑馬訊(記者張佳儒)12月2日消息,由創業家&i黑馬主辦,旗下產業媒體野草新消費承辦的“2018新消費產業獨角獸峯會”在京舉行,弘章資本創始合夥人翁怡諾與好鄰居便利店總經理陶冶,圍繞“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這一話題進行了交流。

翁怡諾表示,目前,便利店正面臨兩個問題,一是多品牌在一線市場彼此消耗,沒有品牌能夠真正跑出來。二是下沉低線城市時,模型往往不能夠被驗證,無論從供應鏈能力,還是低線級市場的便利性需求。

弘章資本翁怡諾對話好鄰居陶冶: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
弘章資本翁怡諾對話好鄰居陶冶: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

陶冶稱,便利店不光是一個商業設施,在未來會是一個社會性的設施,便利店前景光明,但新的商業模式的探索會是一個漫長過程。他還認為,把好的商品嫁接給消費者,為消費者提供相對穩定的交易界面和體驗界面,是所有的零售的最終考驗。

以下為經創業家&i黑馬編輯過的對話內容節選:

弘章資本創始合夥人翁怡諾:非常有幸跟各位朋友一起交流,簡單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弘章資本的創始合夥人翁怡諾。我們專注在大消費跑道上投資,主要分零售連鎖、品牌品類、科技和服務幾個板塊。這是我的好朋友陶總,請陶總自我介紹一下。

好鄰居便利店總經理陶冶:大家好,我是陶冶,北京好鄰居很多人都見過,是從2001年開始的老品牌,默默熬了十多年。這幾年北京的便利店有很大的變化,很高興來交流今天的話題。

弘章資本創始合夥人翁怡諾:關於北京市對於便利店行業的扶持政策,不知道陶總在實體運營上面,受到哪些影響?您對便利店在北京的發展,有什麼樣的展望?

好鄰居便利店總經理陶冶:北京市連續出台了一些政策,這些政策的來源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市場本身,這些年北京的便利店競爭非常慘烈,顧客從其他業態向便利店轉移的趨勢,是一個大的基本點。

第二,北京的發展趨勢是要強化首都功能,所以在城市的改造規劃方面,政府有它的想法和意圖,包括去年叫提高發展的質量。便利店不光是一個商業設施,在未來會是一個社會性的設施,我認為政府看到了這一點,這也符合我們對於便利店一貫的設想。

還有很多因素,不一一介紹了。這麼多年,北京的便利店數量遠遠落後於上海和深圳,甚至廣州。深層的原因目前還沒有完全消除,我們也在積極應對這樣的情況,包括各種的政策情況,它要落地的話,還需要消除各種各樣的資源配置的因素。

弘章資本創始合夥人翁怡諾:我在日本見一位711便利店的執行董事,他説今天的711是日本社會的基礎設施,所以這點特別有感觸。中國的便利店行業在資本圈也有很多投資案例,請問陶總,您覺得今天的便利店發展中,有哪些困惑和瓶頸?

好鄰居便利店總經理陶冶:我想反問一下,您認為便利店,不管是老牌還是新鋭的便利店,哪些是你能看得到的困難?

弘章資本創始合夥人翁怡諾:從資本視角來看,零售的經營哲學叫做區域流量的密集,這是我們所相信的模式。但這裏碰到一個問題,好多人口多的一線市場,整個零售的滲透率太高了。也就是這裏面的企業,很難有誰能夠真正地跑出來。比如北京,很多品牌都能做到兩三百家店,都勢均力敵。投資的時候,就不知道該選哪一家了。

第二,往低線城市下沉的時候,出現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它的模型往往不能夠被驗證。無論從供應鏈能力,還是低線級市場的便利性需求。我們看到,便利店很大一塊是鮮食,如果沒有那麼多的辦公場景,鮮食很難做出來。所以這裏邊的業態和店型,也沒有看到特別好的賽手。連鎖便利店在發展過程中,有很長一段熬的時間,租約又偏短,好不容易養熟一個店,可能被別的人給撬走,所以看不到特別的盈利模式,這是我看到的困惑。

弘章資本翁怡諾對話好鄰居陶冶: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
弘章資本翁怡諾對話好鄰居陶冶: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

好鄰居便利店總經理陶冶:翁總做了非常精到的總結,我重複一下,在一線城市,這是個消耗站,到底誰能夠把誰打死,目前還沒有看到誰有致命的武器。我們從業者都一樣,每次我認為三五年一個週期,優勢建起來了,但是這時候又有新的對手,用另外一個方式和維度跟我競爭,這時候我們的成本模型又要調整一遍,好不容易掙到錢,又開始虧錢了。

我們也明確一個現象,二三線城市商務型顧客的密集度還不夠,不夠支撐一個強的供應體系,這個地方的人才聚集的優勢也差一些,這是我們面對的兩個痛點。總結下來,便利店火歸火、熱歸熱,但上述問題還沒有根本解決方案。

弘章資本創始合夥人翁怡諾:現在社交電商跟社區團購是比較火的賽道,您如何看待高密度前置倉,或者用社區的獲客方式,他們未來的長期發展怎樣?另外,他們和門店端有沒有可以創新結合的點?

弘章資本翁怡諾對話好鄰居陶冶: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
弘章資本翁怡諾對話好鄰居陶冶: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

好鄰居便利店總經理陶冶:這是好鄰居做的事,我們有一個全渠道會員店,這個店叫“店倉一體”的前置倉,通過線上售賣,彌補生鮮在小區售賣不足的現象。我們一直在試,這塊已經開到接近40個店。像最近很火的社區團購,我們在更貼近校區的社區店裏面也在做,我們對比過數據和指標,以店為維度的指標,是高於現在的新企業的,我們的月下單活躍率可以到8%到10%。為什麼它沒有成為解救我根本的藥丸呢?還是同樣的問題,在北京這樣的地方,顧客並不缺商業設施。

一個形態要產生的話,意味着要替代別人,而替代別人的時候,這個形態在某一個階段或者某一個局部能夠取得一定的優勢,但是這個優勢能不能變成網絡?能不能有一定的普惠意義?這幾個業態是最核心的考慮點。目前,我們討論的結論是,如果想基於O2O,想做成生意,沒有別的盈利模式支撐的話,這基本不成立。

社區拼團更簡單、成本更優,看起來可以用社區的人脈流量,實現更快速的擴展。這個擴展目前是個大漏洞,我們看到進去的水很多,但不知道漏出來的水是不是更多,這點是需要去判斷的,這個形態本身能不能給客户提供相對穩定的交易界面和體驗界面?我認為所有的零售最終考驗的都是這一點。

弘章資本創始合夥人翁怡諾:這樣説可以嗎?現在以人為轉換消費者方式的,應該會有一波興起。您提到對於這種模式的可持續性,換句話説,它能不能形成穩固的界面,這是還未驗證的東西。另外,無論你是哪一種流量做的GMV,最後都要回到供應鏈,也就是把好的商品嫁接給消費者,無論是微商、社區還是社交電商,都是反手做供應鏈的。

在供應鏈方面,好鄰居這兩年有什麼心得體會?

好鄰居便利店總經理陶冶:這幾年更多還是在學習。一方面,北京衝進來不少選手,對於我們早期的先手供應鏈形成了分擔,這塊我們會更多去主導它的研發過程,就是學習更多人。

我可以很負責任告訴大家,每一個供應鏈都要大量的試錯,供應鏈是個結果,不是手段。我們把所有的事情做好了,才能談得上供應鏈的成功,這是我的一個建議。

弘章資本翁怡諾對話好鄰居陶冶: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
弘章資本翁怡諾對話好鄰居陶冶:在新零售下,萬千門店的新出路

弘章資本創始合夥人翁怡諾:最後,我們倆各自對創業者説一句,面對2019年,有什麼展望或者提醒。

好鄰居便利店總經理陶冶:第一,便利店是未來。從全球發展來看,便利店絕對是一個未來,為什麼呢?未來有的人不會做飯了,或者不愛做飯了,便利店可以快速解決三頓飯,這是便利店的核心問題。

第二,便利店創業過程中,會有遠超之前的想象和困難,便利店的成長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

第三,我們對於發展的過程,過度地追求速度,最終導致的結果往往是得不償失的。

弘章資本創始合夥人翁怡諾:作為專注消費領域的投資人,我有一些感觸,往後看,整個2019年、2020年,對於零售連鎖類的創業者來説,整體的創業門檻在提高。

也就是説,除了摸對了一個模型,做了一個嘗試,其實需要思考是的投資強度的問題,因為過去幾年的投資遊戲,是以估值迭代為主線的,但是往後看,會覺得現金流遊戲開始變成一條主線。

所以,預祝各位創業者在未來能夠過好寒冬,迎來更好的發展。